入坑有点晚的Copter的直升机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你是我的心旮瘩 (十)

“阿神,我们回去吧!”他淡淡的说,人潮欢笑终究于己无关。

“少夫人~”阿神不知该说些什么

三龙脸上的酒窝往下陷了陷,“男欢女爱逢场作戏罢了!”

“您知道就好。”阿神有点心虚,他也不了解这个来了没多久的少爷,只听小种子说过宅心仁厚,值得交托,如今看来也是翩翩公子,难抵美色。这摘星楼的紫夜姑娘,重金难求相伴,还得姑娘看得顺眼,才可弹琴作画把酒言欢,如今这少爷还把人从摘星楼请出来了,待遇可见一斑。

三龙走的口渴,正好桥头有小贩卖杨梅,他看着眼馋,突然就停了下来。“阿神,你身上有铜钱吗?”

“有有有!”

“那买点杨梅吧,我回去还与你!”

阿神连忙去买,嘴里说着不用还。

他俩坐在小溪旁,阿神吃了一个酸的皱起了眉,三龙倒是吃得开心,整整一斤杨梅下了肚才满足的就着溪水洗了手。

“少夫人,这么酸你还真能吃下!”

三龙本想嘲笑他一下,却突然想到什么愣在了当场。

“天色不早了,我们回吧!”阿神招呼着他。

三龙恍惚的点点头,有些心神不定。

他先回房拿了铜钱给了阿神,才关上门呆坐在窗前。他有些怀疑也有着不安,按说像他这样的体质很难受孕,但是想想两个人的亲密也不是不可能。如果是真的,他抚摸着自己的小腹,如果是真的,这个孩子会不会和自己一样?不不不,也不一定,也许会是个正常的男孩或者女孩。如果不是呢?生下来命运也会注定波折,萧府能容得下这样的孩子吗?会不会受委屈和欺负。他该怎么办?

即便是躺下了,三龙也焦虑的睡不着,明宽是半夜才回来的带着一身的酒气,难得没对他动手动脚,第二天仍然是一早就出去了。

阿神来问他今天要不要出门,三龙拿了点碎银,到了镇上使唤着阿神去买杨梅,自己转身进了药铺,用手半遮着脸支支吾吾的问打胎的草药,伙计也没多问,利索的帮他包好交代分几次吃完。

他们又坐在小溪旁,三龙吃着杨梅想着心事,眼泪不自觉的就流了下来,这真是吓到了阿神,“少夫人,您怎么哭了?”

三龙擦了擦眼睛,“杨梅是挺酸的,吃多了就会流泪!”

“您还买了什么?”

“点心!”三龙攥了攥纸包的药,“这些点心在北方是吃不到的!”

“北方都有什么?也有这样的山水吗?”

“是不一样的美……”

如何将此千行泪,更洒湘江斑竹枝~

(然后三龙吃了药身体承受不住没能熬过去,明宽抱憾终身,就BE了。)

评论(35)

热度(56)

  1. 2Moons文站入坑有点晚的Copter的直升机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