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天涯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你是我的心旮瘩 (九)

明宽到了萧府没几天,这城里就变得不安分起来,尤其是见过本人的人,更是把明宽说的天上有地上无的,媒婆都快踏平了门槛。

这些明宽是不知道的,他每天一早就和小种子出门,傍晚才回来,他好像还在生气,不像以前都会跟三龙说自己的所见所闻,他不说,三龙也不问。但是他对三龙的欲求却一点也没少,每当丫头们来收拾房间时,三龙总是红着脸,有一次他想自己来整理,打开门却不知道水房该往哪里走。

这天萧老夫人说是要见他,他匆匆的跟着管家去了书房。夫人先问问他住的是否习惯,后来又说起了给明宽娶妻,对方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做不得别人的妾,三龙你看……

三龙闭了闭眼,该来的总归会来,他说一切听从老夫人安排。

他从房里走出来,这院子里层层叠叠的石头,弯弯曲曲的小路让人眩晕。他不紧不慢的走着,看着周围的景色,来了大半个月了也没能好好逛逛这花园。走过一段连廊,他到了一片开阔之地,萧老将军正穿着短褂和一个人对打,他忍不住停下坐在一旁观看。

老将军边挥舞着棍棒,边指点着年轻人,最后也是烦了,自个儿先去琢磨吧,丫头端来了水他喝了几口。像是自言自语却冲着三龙走过来,“这宽儿也不喜练武,白长了一副好身架。”

“相公他算账好厉害的。”他脱口而出,有些后悔自己的造次。

老将军却没太在意,一屁股坐到他旁边。

“嗯,就跟他爹学些这个,一心钻钱眼儿里了,年轻人都像他这样还有谁会上战场杀敌护国?”

“萧将军,三龙不懂这些。只知道各司其职,尽本分做事。有人护国,有人安民,所谓国泰民安。”

“宽儿教你的?”

三龙没说话,

“见识少!”老将军哼了一声,“唉~怪我没早些把宽儿接回来。好在他回来这段期间交往了些正经人,也能开阔点眼界,去去这一身市侩和小家子气。”说到这儿他看了眼三龙。

三龙紧紧抓着衣服下摆,“您说的是,多些朋友也能多长些见识,相公身上也有别人可以借鉴的。”

“你倒是挺会为宽儿说话,也别总在家里呆着,阿神”正在舞棍的年轻人走上前,“老爷,少夫人好!”

“阿神,别练了。带你的少夫人出去转转,这几天你负责招呼三龙吧。”

三龙本想拒绝又怕被人数落,嫌弃不通人情。

阿神兴致却很高,马上就要去备车,三龙摆摆手我就想走走。

萧府离着集市还有段距离,一路上小桥流水,鸟语花香也不觉得累,目光所至之处尽是美景。喧闹声越来越大,不知不觉就到了市集,那些绫罗绸缎手工刺绣看的三龙甚是欢喜,有些花色是他不曾见过的,有些针法也是他不曾尝试过的,他能对着一副苏绣看上大半天,心里默默的想着怎么走针怎么配线。老板有点不耐烦,“客官,您看这个只要三两银子。”三龙害羞的低下了头赶紧给人放下,“我再看看别的。”

他没带钱其实也没有钱,房里再多的银子都是明宽的,阿神不知道还当他是真不喜欢。所以三龙再去其他摊位的时候也就不敢看太久,“哎,我看见小种子了!”

三龙的目光随着阿神看过去,那是一家酒楼,门口围着很多人。他和阿神也好奇的走过去,小二挡在眼前,“对不起,客官。本店今天被萧家的明公子包了。”马蹄声渐近,他俩被人群挤到了一边,围观的众人齐齐伸长了脖子。门口被清理出了一条窄道,三龙的相公明宽玉树临风,笑容满面迎出来,马车上下来的是一位绝代佳人,眉目如画眼含秋水,一笑百媚生……

他听众人议论,能请的动摘星楼的紫夜姑娘,这位公子也不一般呀。

可不是,就这位的家世和相貌,又痴迷了多少红颜?

三龙看着他们的背影,不悲不喜,仿佛这些都是命中注定的理所当然。从他对上那双桃花眼,命运就再也无法掌握,他只能随波逐流,不想反抗也无力阻挡……










评论(34)

热度(70)

  1. 2Moons文站何处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