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坑有点晚的Copter的直升机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你是我的心旮瘩(四)


(上中下不适合我,我果然不是个有计划的人😅)

床上传来了动静,明少爷醒了。

三龙帮他整理好衣服,擦了擦脸,洗漱完毕小种子来接了他们去请安。

三龙这才见到了明府的老爷和夫人,他规规矩矩的跪下,按照习俗去敬茶。明家的另外两个儿子在旁坐着,明宽阴着脸一屁股也坐在了椅子上。老爷嘱咐了三龙几句,无非是家庭和睦,相夫教子之类的,就招呼着去前厅吃饭。

明宽一听吃饭这才高兴起来,蹦哒着和三龙走在老爷和夫人后面。这大户人家,亭台水榭杨柳红花,景色雅致,三龙的眼睛忍不住的左右看着,脚步就慢了下来。明宽的两个弟弟有财和进宝从后面赶上,眼睛肆无忌惮的打量着三龙,嘴里调笑着这嫂子长得标致,可惜嫁了个傻子,怎么行鱼水之欢?嫂子,弟弟们可以帮忙。淫秽不堪的话从两人嘴里吐出,三龙气红了脸,但是碍于自己刚入门也不好发作,只是说请两位少爷口下留德。

“吆,嫂子这就开始教训弟弟们了,要不要打屁股。”有财还作势要扒裤子。这时一粒小石子突然打在了他的脸上,明宽抓着一把朝他俩扔着,嘴里还吆喝着,“坏人!坏人!”

坏人被打跑了,只因那两人说不跟傻子计较,傻子打起架来可是不要命的。三龙扒拉开明宽的手把石子扔在了地上,带着他去水边洗了洗。

“你~你~生~生气了?”

“嗯。三龙没见过这样的兄弟!”他拿出手帕给明宽擦拭干净,拉着他继续走,“明少爷,你领路吧!”

他们到达饭厅的时候,其他人已经开始吃饭了,也没人过问他们为什么迟了。吃完饭老爷把碗筷搁下,三龙还没吃几口也赶紧跟着停下,只有明宽不管不顾的还在大快朵颐。“有财,进宝跟我去铺子转转!三龙你跟夫人学学治理家务吧!”

听到那两人不在家,三龙着实松了口气,刚想点头,他丈夫嘴里还塞着满满的菜,“要,要,要上街,买~买~花~花衣裳!”

老爷无奈的摇摇头,“行,三龙你陪宽儿去吧,看好他,带上小种子。”

三龙这是第二次逛县城,小种子在前面领路,嘴里也不闲着。“少奶奶,这家当铺是明府的,那家钱庄也是,还有家酒楼,另外还有绸缎庄,胭脂水粉的店铺。”

不知道什么时候,三龙和明宽的手拉在了一起,明宽要去的自然就是绸缎庄,那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段锦看得三龙眼花缭乱。明宽手指着一匹水墨色的绸缎,“介,介,介个给他。”店里的主事赶紧拿着在三龙身上比划了比划,明宽点点头,马上有裁缝过来量尺寸。三龙摇着头,“明少爷,我有衣裳穿!”

“好~好~好看!”

小种子也在旁边说,少奶奶您甭管了,少爷这是对你好,你不知道以前?

以前?

“以前也有上门说亲的,少爷见了人家就扔小石子。”

哦,三龙想这不扔我就算是对我好了,不过那人确实不坏。

绸缎庄很大,里院专门有个屋子,坐着一些女子在刺绣,三龙一看这个就停下了脚步,看着那些色彩亮丽的丝线在布料上跳跃着,被组成各种图案。

“喜欢?买~买~买~”

三龙最终简单挑了几样,准备给明宽缝个香包,这个少爷简简单单的并不让人讨厌。他想着心事,阳光从窗户菱里透进来,映上他的侧脸,连小种子都不禁在心里感叹,真是个可人儿,少爷的眼光毒的厉害。

转眼间三龙嫁入明府已经一月有余了,日子过的不算好也不算坏,有财和进宝还是一副贱兮兮的样子,夫人整天对他冷着脸,明少爷有时间就拉他上街,去绸缎庄的日子最长,他偶尔也会搬个板凳坐在一旁,绣点东西,主事夸他比这绣房的莲月姑娘绣的还好。三龙不傻,这明宽每次最喜来这绸缎庄是有原因的,莲月姑娘眉目如画,乌黑的眼珠樱桃的小嘴,见到明宽来总是笑着,有时候还留了点心给他。小种子很不喜欢她,三龙听见那小子抱怨,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……




评论(5)

热度(61)

  1. 2Moons文站入坑有点晚的Copter的直升机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