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天涯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包养 番外(一)

(不知道会不会有二?)

临时加了一台手术,Kit已经主刀一段时间了,做完以后还是满头大汗,他换下了手术服,扶着腰瘫在沙发上,只怪昨晚太尽兴,放任了欲望,是不是以后需要列个计划表?

手机上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来自于他的男朋友,对此他已经习惯,Ming大事小事都喜欢跟他讲,整天腻腻歪歪,一点也不像~也不像……

有一次Kit下班早去接Ming,正好赶上Ming给员工开会,透过会议室的玻璃墙,他看到了他男朋友自信成熟的站在会议桌前,虽然笑着但是不自觉的就透着一股子上级的威严,Kit当场就硬了,脑子里就开始了不可描述的想法。想把Ming压在办公桌上,用他现在戴的那条领带禁锢住双手,他会从头开始吻他直到脚尖,那均匀的肌肉会在他嘴下颤抖流汗,Ming会难耐的扭动呻吟,进度快慢完全由自己掌控~他忍不住舔了舔嘴唇,真是个坏孩子。等到Ming开完会看到他,脑袋立马就垂在他肩膀上,“唉。Kit,我好累,好饿,想喝奶奶。”

Kit脑子里那些旖旎的想象顿时烟消云散了。

手机又一次想起,他懒洋洋的接了起来,“Ming,怎么了?”

Ming的声音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,“Kit,我妈现在在我们家里。”

“什么?”Kit的汗毛都竖起来了,“什么时候的事?你在哪儿?”

“我在外府往回赶呢,你能不能早走先回去?”

Kit挂了电话就准备下班,早知道Keong这么不靠谱,当初怎么脑子坏了会把备用钥匙给到他。等等,他又打给了Ming,“Ming,昨晚的垃圾你没忘记扔吧?”

“好像~忘了……”

Kit心里咯噔一下,润滑剂还在床头柜上,垃圾箱里有几个套子来着?换下的床单揉把着在洗衣篮里放着,他抓着头要疯了。

家里整洁如新,阳台上晾着洗好的床单,垃圾被处理过了,那些拿不上台面的东西也被收了起来,厨房里冒着热气,飘着食物的香气,Kit心虚的叫了声伯母。

“唉!Kit,我正好来市区见个朋友,就顺便来看看你们。”

Kit在想这个顺便的意义,他洗好了手进了厨房帮忙,就看到了台面上放的草草叶叶,“伯母,这是~”

Ming的母亲手里忙活着,“这是些药草,熬汤的时候放一些,对身体有好处,尤其是对你们男人。”

Kit红着脸点着头,“那个,Kit。我听说Ming现在还经常往工地上跑什么的,工作也挺辛苦,你们虽然年轻最好还是~还是该补就得补。”

幸好Ming回来的及时,要不然Kit能顶着满头的尴尬。他们围坐在饭桌旁,Kit就看见Ming一碗一碗的喝着配着大补药的鸡汤,屁股就不自觉的一紧。果然,Ming的母亲刚走,某人就手脚并用的缠了上来。“Kit,我妈做的饭是不是有点淡,嘴里感觉没味,我想还得吃点腥!”

第二天又换了条床单,倒不是因为激情什么的,事实上是在准备激情的当口,某人流鼻血了,也算是尝到腥了吧……

评论(7)

热度(1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