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天涯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龙儿 (十三)

(你们心心念的人来了!)

小种子早上踏进院子时,三龙正在给树浇水,见到他时虽然笑着也难掩失落,“小种子公子,这么早!”
“嗯,少爷让我来给你送点东西。”

看到他递过来的匣子,三龙赶紧从旁边舀了瓢清水冲冲手,又拿布擦了擦才接过来。“是什么?”

“少爷赏的。”

三龙小心翼翼的打开来,“这还真好看,会不会太贵重了点?”

“少爷说了配你。”

“他~”三龙低头,“我是说少爷他真好!”

小种子还是告知了他一句,“三龙公子,少爷最近可能不会过来,您不用候着了。”

“三龙明白~”

三龙把盒子放在了床头,估摸了下时辰,该练字了。也不知今儿是怎么了,落笔总不稳,那“明宽”二字被他写的歪歪斜斜,最后他还是心疼那几张纸和墨,干脆放下了。心里空落落的难受,原来这就是求不得,原来再怎么克制也挡不住这般的委屈和痛楚……

三龙错过了午膳,洗了几件衣服,他发现有事可做才不至于胡思乱想。傍晚他梳洗的体面去后厨用膳,又碰到了小种子,生活仿佛回到了从前,明宽还是那个追着刘苏百般讨好的人,只是当下三龙不能再像从前那样当做与自己无关。只是有没有关系也不重要,他在明宽心里可能还比不上一只蝼蚁,又有什么资格去悲春怨感秋怀?

五月端午,三龙又在后院一片繁忙中找管家告假回家。还特意去芙蓉楼买的糕点,闻起来好香,他没舍得吃包起来带回了家。大哥正好也在,没跟他客气三口两口的吃了一个,父亲掰了块给他,三龙咽着唾沫摆了摆手,“我在府里经常能吃到的。”三人心照不宣的都没提他的事情,说的最多的就是次日的龙舟赛。

大龙每年都参加,虽说不能拔得头筹,却也能分到点奖赏,三龙为了给他打气,也拿了点银子赌个彩头。岸边的人群涌动,参赛的龙舟就位。

远处慢慢驶来一艘船舫,两位公子伫立船头,即便看不清面貌,三龙还是能一眼看出其中一人就是明宽,有些日子没见,积攒的想念都要从胸口溢出,他不顾一切的往前想再近一点,却忘了自己是站在坝上没注意脚下,只听到周围的惊呼,“有人落水了!”

水霎那间封住了三龙的口鼻,眼睛也睁不开,黑暗中有人拉住了他,在濒临窒息中被解救了出来。

这小小的骚动并未影响到赛事的举行,三龙咳嗽着吐了几口水,就听见震耳欲聋的锣鼓声和喊叫声。“我说!”有人推了推他的肩膀,转过头同样狼狈的一张脸出现在面前,“你有什么想不开的,选这个日子寻死?”

“谁~谁~寻死了?我只是~只是~不小心罢了。”说到底还是有些心虚。

“那你,赔我的衣裳!”那人拧了拧衣摆,哗啦啦的挤出一滩水。

最后两个人嘀嗒着水回了三龙家,三龙跑前跑后的忙活着,拿了大龙的衣裳给他的恩人换上。男人梳了发擦干净,虽然身上的长衫和裤子都短了一截,也不影响这气宇轩昂的风度。

“哎?龙舟赛完,还有什么好玩的吗?”

“还有舞狮,你现在去还来得及。”三龙正在擦着头发。

“我不记得路。”男人说。

…………











评论(13)

热度(49)

  1. 2Moons文站何处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