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天涯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龙儿 (九)

(我看再写下去,小心心真的越来越少了)

三龙托青儿让人买了笔墨纸张,花草树木已经发出嫩芽,除了照顾它们,其他时间就凭着记忆练字。

正是不冷不热,乍暖花开,三龙期盼着下一年也能有满园春色。

恰逢清明时节,三龙想去祭拜母亲,问过青儿,对方说这个你得找管家。管家是位不苟言笑的老者,三龙只在入门时见过他,管家倒是没为难给他开了条子,嘱咐着外出不要乱说话。来来往往的人进进出出,请示这个那个,明家这时也要祭祖的,毕竟是大户人家讲究也颇多。

三龙先买了点东西回了趟家,父亲行动不便,大哥趁着这日子出去找活儿挣点小钱。三龙把大部分的银子留给了家里,父子俩聊了几句,三龙就说去母亲坟前看看,父亲最后才忍不住声音沙哑着,“三龙,跟你母亲说,我对不起她,更对不起你!”

“父亲,不要再自责,三龙如今不愁吃穿,还能帮到家里点,母亲不会怪罪您的。”

这上山的路不太好走,三龙在路边摘了些花拿在手里。坟头长了些野花野草,三龙把草清了清,“娘亲,这花儿生的好看。三龙现在开始练字了,原来这写字也有讲究的,有人说我的字小气了点。三龙也攥了些银子,等再多点就帮大哥说门亲事。您教导的我都记得,三龙有愧也不敢求您原谅,等到哪一天黄泉相见时,三龙再来赔罪吧。”

天突然阴了下来,不一会儿就大雨倾盆,三龙急着往山下跑,脚下一滑摔了跤。好在不远处有凉亭,很多人在避雨,三龙挤了进去这才得以查看伤口,腿上被石头划了道口子出了血,他心里庆幸没伤着骨头。

有几人撑着油伞下山,其中一把伞下是两位公子,这么大的雨也没失了风度。避雨的众人纷纷看过去,“应该是明府的人,你看这边停的不就是那家的马车?”

明宽举着伞揽着刘苏,因为护着那人右半边的身体都被雨水打湿了,就连扶他上车时也未让雨水淋他一点。

三龙眼看着他们走远,腿上也忘了疼痛,心口涌上一股麻麻的不知名的情绪,相比自己浑身的狼狈,被人宠爱着的终究是不同的……

评论(23)

热度(54)

  1. 2Moons文站何处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