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天涯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龙儿 (六)

(继续水,不要放弃我吆!)

最近后面的人忙的很,连许久不用的厢房都收拾了出来,这个不用三龙好奇去问,青儿姑娘就跟他讲了,过两日是刘苏公子的生辰,明少爷请的戏班子唱曲儿给公子听,这大排场一年也就那么几次,她说三龙到时候我帮你占个好位置。

三龙的位置已经安排好了,小种子来通知的他说是少爷特意给他留的,介时穿的好点别失了面子。说着连连叹气,也不知刘苏公子是否欢喜,三龙下意识的脱口而出,“若是有人待我这般好,我定对他死心塌地。”

小种子笑了笑,“可惜,天下只有一位刘苏!”

三龙穿着一身水蓝色的长衫,头发用根水蓝色的绸缎绑起来,衬得他越发的白净。小种子过来带他去的宴席,他坐在侧席就在主桌的旁边。说是刘苏公子的生辰,也算是家宴所以主桌坐的还是明宽的父母,走过来的时候连目光都没在他身上停留。

刘苏公子是在明宽的陪伴下入的席,坐在三龙对面。这是三龙第一次看见这传说中的公子,果然玉树临风,面如冠玉,眉如翠羽,眼波流动间勾人心弦,这是种气质。固然三龙生的不算难看,但是少的就是琴棋书画熏养下的气质。纵然是锦缎缠身,一比之下也是相形见拙,三龙不自觉的就涌上一股难堪。

刘苏往他那里撇了一眼,就默默的喝茶吃着点心,明宽跟他说了几句,竟然走过来坐在了三龙旁边。
“三龙,斟茶。”
三龙听话的用手巾先擦了擦手,就给他倒茶。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刻,因为全场人都看向了这里。明宽没在意,就拍了两下手,锣鼓声鸣开场了,唱的是名曲《白蛇传》。

三龙被台上的精彩吸引了过去,就没注意到对面看过来的眼神。明宽拽了拽他,朝着桌子上的葡萄歪了歪头,三龙拿起来帮他剥了递给他,却被他就着三龙的手含进了嘴里。三龙心虚的看了看四周,才红着脸继续,但是目光却转回到了台上。明宽自觉无趣,吃了几颗就没再让他剥了。

第一出才结束,刘苏的随从就过来跟明宽说,公子不舒服要先回房。明宽点点头,兴许是太吵了,三龙我先送他回去。

明宽这一去就再也没归席,三龙也对这台戏失了兴趣,想走却又怕失了礼数。直到曲终人散,他才起身。老爷带夫人正好经过,哼了一声,“宽儿也真是任性,什么东西都能上的了台面?”

三龙低着头没说话,身子在微微的发着颤,他也是要好之人,还从未听过让他那么难堪的说辞。嘴唇被咬出了血,他安慰自己说~路是你选的三龙,你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,不要觉得委屈,也不要妄想尊严……

评论(17)

热度(52)

  1. 🌸hello暖暖.何处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