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天涯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你是我的心旮瘩 (二十一)

七夕快乐!

另一位伤残人士,正晾着两条结实的小腿半卧在床上,膝盖上涂着绿色清凉的药膏。
三龙沏了壶茶端来放在床边,问他要不要再来点点心水果。明宽摇摇头拉着他的手,来让我好好看看你,三龙大大方方的抬起头。
“怎么反而还瘦了点?是不是咱孩子跟你抢东西吃了?那我可得说教说教他。”
“你这是让他从小就怕你吗?”三龙笑着回他。
明宽直接两手一圈把人揽入怀里,头贴着他的小腹,“孩子,不准欺负我媳妇儿,听见没?”
突然的亲密让明宽有点心猿意马,手下不老实就解开了三龙的长衫扣子,惊喜的发现那人竟然没穿里衣。三龙察觉到不对想挣开时,已经来不及了,他夫君的嘴唇已经亲上了他的胸膛。“怎么~这么乖……”
“不是,你别。只是最近胸有点发涨~啊~”
明宽直接咬上了一边的那点红色,用手去抚慰另外那个,孕期的身体格外敏感,三龙被他亲的浑身发软,下面也开始不安的骚动。
房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下人关上了。
“你~你还受着伤!”
“嗯?”明宽嘴巴和手还都在忙活着,话说得断断续续,“那~三龙~你自己~坐上来~好不好?”
……
这一室春光过后就是一室狼藉,翻云覆雨后的三龙,抵不过困乏又睡了过去,明宽因为一夜跪在祠堂也困得厉害,这是两个人这一个多月以来难得的相拥而眠。
三龙醒来时身体和床铺都被清理过,他红着脸起身穿衣服却惊动了正在伏案的明宽,“你~别看!”他说。
“有哪里不能看?还有哪里没看过?”明宽心情大好的问。
“你的膝盖要不要再涂点药?”刚问完,明宽走过来把他打横抱起来走到案桌旁,放在椅子上。
“在写什么?”
“在想积德行善!”
“哦?”
“三龙你看,我想先建个学堂这算一件吧。请个先生教读书识字,锦绣坊也可以教人刺绣。”
“还是相公想的周到!”
明宽在旁边坐下来把人搂到怀里,“三龙,我只求我们一家能够平安!”
三龙又默想了会儿,才迟疑的开口,“不知~替紫夜姑娘赎身可算一件?”
明宽叹了口气,“你说算就算!”
晚饭是跟萧老将军和夫人一起吃的,明宽直接就表了态,说是不会再娶妻妾,若是不方便拒绝,他可以自己出面去跟人家解释。老夫人摆摆手罢了罢了,到最后还是问的萧老将军,明明之前宽儿没有拒绝的,难道就因为三龙怀了孕就改了主意。老将军捋了捋胡子,“夫人呀,咱这外孙心事可重的很。你想,他初来乍到与他来讲,即便是投奔了我们也算是寄人篱下,怎么还敢忤逆与你?他不想答应又不敢贸然拒绝,只好拖着。所以我之前劝你,他俩的事儿你就别掺和,就等着抱重外孙吧!”

评论(7)

热度(51)

  1. 2Moons文站何处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