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天涯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我命由我 (一发完,延伸剧版HE结局,沙雕脑洞)

最后,我们守护了众生,却守护不了彼此……

(编剧你敢真么改,我TM就敢真么圆,对不住作者了!)

“赵云澜,我们赌一赌!”
“不管过了多久,不管去到哪里。”
“你我总有一天,”
“还会再见的……”
赵云澜感觉自己正被从里到外用什么切开,烈焰灼伤也好过这般撕心裂肺。沈巍啊,最后你还在瞒我……
他想抬抬手帮对方拭去脸上的泪水,却发现自己连这个动作都做不得,原来这就是结局,他只能看着沈巍离开,什么都做不了,平常拽的恨不得上天的镇魂令主,什么~都做不了……
我们守护了众生,却守护不了彼此。
眼前突然陷入了一片黑暗和安静,急切又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“赵云澜~赵云澜~”
他求生般的捉住了摇晃他身体的手,小心翼翼的睁开双眼,他的眼睛发红贪婪的看着沈教授焦急的面孔,心头的那片悲凉还未散去,只是握紧了那人的手。
“赵云澜,你怎么又不听话去动圣器了?”
“沈巍~”赵云澜咽下了喉咙的哽咽,“沈巍,说好了不再瞒我的!”
沈巍皱了皱眉头,“你看到了什么?”
赵云澜摇了摇头,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下来,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模样,他对着沈巍眨了眨眼睛,“沈教授,怕我看到什么?”
沈巍转过头抽回了自己的手,“你~你没事还是少动这个吧。”
自从那天起,赵处长就忙的脚不沾地,特调处海星鉴两头跑。
有案子都直接交代给了楚哥和小郭,自己指挥着剩下的人打扫卫生。祝红直接翻了个白眼怼他,赵云澜伸手摸了摸她的桌子,“祝红,你好歹是个女人,看看,看看这层灰~”
还是桑赞那两口子听话,翻出来些老古董问着是不是要卖掉,赵云澜眼睛一亮看似漫不经心的翻了翻,“吆,这怎么还有个煤油灯!”
沈巍下了课往外走,就看到了赵云澜提着个旅行包站在教室门口。
“你要出门?”他问他。
“是咱俩一起出门!”赵云澜笑得有点不怀好意。
“去哪儿?”
“地星!”
“去干嘛?”
“看一位故人!”
赵云澜终于被问的不耐烦,“沈教授,信不信我?”
沈巍其实也不是什么能被人随意左右的人,但是遇到赵云澜以后就屡屡破戒,纵然有担心纵然不情愿,反正他总能护那人周全他试着说服了自己。
沈巍没想到赵云澜说的故人竟然就是夜尊,夜尊的元神越来越强,看上去用不了多久就能挣脱束缚现身,连夜尊也没想到,自己想要的人和物件就这么送到了眼前。
“赵云澜,连你都要归降与我,哈哈!”
赵云澜坐在台阶下面,从旅行包里拿出那个破煤油灯摆在地上,随后拿出了功德笔。
“夜尊,来说说吧。你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
“赵云澜还有我亲爱的~哥哥!为了什么?你不觉得现在这个世界上充满了背叛,人性本恶,我要改变它,我要~”
“唉,你等等!”赵云澜朝那块石头摆了摆手。
“那个,沈巍!能不能给我讲讲一万年前你和夜尊是什么走散的?”
“走散?明明是他~”夜尊大叫了起来。
“当年遇上那个恶人,弟弟你晕了过去,那人想要加害与你,我与他抵抗无果被扔下了山崖。再爬上去的时候,就找不到你了。”
“再以后我就一直在找你,谁知你竟然成了叛军的首领。夜尊,你收手吧!”
“我~我~凭什么相信你们!”夜尊的口气明显缓了下来。
“就凭这个~”
“镇恶者之心,扬善者之德!”
赵云澜从口袋里掏出个打火机,点燃了手中的功德笔往破油灯里一插,嘟囔着这林静还有点用,霎那间光芒照亮大地,石柱从中间裂开。
“凡在地星有做善事者,功德笔就会记录下来,善事不断,灯火不熄!”
只见那镇魂灯突然脱离了地面,极速上升消失在地星上空。随着一声巨响,黑暗的天空被强光撕裂,缺口越来越大,渐渐光芒照亮了整个地星。不远处人群骚动,“我们地星也有阳光了!”
赵云澜没理那个从石头子走出来的白衣少年,转过身对着沈巍,“有劳黑袍使和地君,止恶扬善,让地星永得光明!”
沈巍看着眼前的赵云澜,跟一万年前的赵云澜重合,是他了~他的镇魂令主
……

评论(4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