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天涯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你是我的心旮瘩 (十四)


三龙坐在窗前,心里忐忑不安,门外传来动静,他心虚的低下头。进来的是端着盘子的小种子,“明少爷让我送来的。”
一盘杨梅吃完,还不见明宽回来,午饭和晚饭也是小种子拿来的,说是少爷吩咐厨房单独准备的,加了补品。直到深夜不见人,三龙这才意识到明宽是生气了,可这是为了什么他不太明白。
三龙是两日后才又见到明宽的,他不想问他晚上睡在哪里,他的夫君穿着身崭新的长衫,在早上清透的阳光下弥漫着一股陌生的香。他说三龙你来,和我一起出趟门,小种子连忙帮他束冠更衣。
三龙舔了舔嘴唇,“小种子,能不能帮我拿碗糖水,嘴里没什么味道。”
小种子赶紧跑了出去。
他低着头眼角轻挑撇了眼明宽,“你~,我是不做错什么了?”
明宽本来憋着几天的火,其实在见到三龙的时候已经消了一大半,如今在听他这么委屈的问话,心立马就柔软了下来。他叹了口气走过来,抓住三龙的手在他手背轻轻摸索着。“三龙,你能做错什么?你做的都是你认为对的事情。”
明宽抬起了他的下巴,眼含万般的柔情,他继续开口,“我做的也是我认为对的事情!”说完他弯下腰嘴唇碰了碰三龙的。“可能是我错了吧!”
出门的时候三龙才发现,同行的还有萧老爷和老夫人。他们分别上了各自的马车,路途并没有多远,只是两人靠的太近,红着脸还得忍着对方时不时的耳鬓厮磨。马车停在了繁华的长街,明宽扶三龙下来,伙计迎上来,“明少爷,您来了!”三龙抬头向前看到了这三层楼的店铺,牌匾上挡着红布看不见名号。明宽吩咐伙计领着萧老爷和夫人进去,自己带着三龙在外面站了一会儿,然后才往里走。店里有不少人但是秩序井然,大厅里放着花花绿绿不同质地的布匹,周围墙上挂着各种各样画面的刺绣。三龙一看这些眼睛就一亮,明宽不禁嘴角上扬,“三龙,布料有当地产的还有来自域外的,有普通的也有上乘的。成衣加工在二楼,三楼专门用来作为量衣和试衣的地方。”
“这是,这是你开的?”
明宽搂上他的腰,在他耳边轻笑,“是咱俩的,这是不是就是夫妻作坊?”
“那你这段时间都在忙这个?”
“那当然了,快累死我了。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,谁知~”他看了看三龙的腹部,“哪知道你先给了我一个惊喜!”
伙计在旁边有些尴尬的打断,“明少爷,胡家的二位公子到了。”
明宽点点头,“三龙,不累的话就陪夫君迎迎客。”
三龙恍恍惚惚的任凭对方牵着他往外走,心里难免对自己之前的百般心思感到难堪和愧疚。几声恭喜恭喜打断了他的思绪,面前的男子精神奕奕,越发衬得后面那位的郁郁寡欢。那人的眼睛依然黑白分明,只是少了当时的流光溢彩,“哥,你们聊,我逛逛。”胡家的小少爷拱了拱手,侧身走了进去。
不断有称兄道弟之人来来往往,明宽看他有些心神不宁就让他先去休息。
三龙是在一副刺绣前找的光平,那人难掩的低落,回头看了他一眼又开始专注起眼前的图案,那是只孤狼,黑夜里的狼。
光平缓缓开口,“你觉得他是只猛虎,而我认为他是只狼。”他自嘲的摇摇头,“明明陪着他浴血奋战的是我,而他心里却只想着你。你知不知道有多少次,我们并肩赢得一场场胜利,有多少次我们一起受伤~”他的声音沙哑,压抑着哽咽,”你成了家,他还想着你,你送他的短褂他视为珍藏!凭什么?”他的拳头在身体两侧紧了紧。
“光平!”他听见熟悉的声音,缓缓回过头,冯老四不知何时站在了三龙身旁。随后来到的明宽手往旁边一指,“那个,要不您二位去后院坐坐?”
胡小公子两狭绯红,眼睛也红着狠狠的蹬了眼冯老四,转身就去了后院,冯老四朝他俩点点头,快步跟上轻声唤他,“狐狸~”
三龙看着两人的背影,心想这位古灵精怪的小公子也是个痴情的人呀。他没发觉明宽也正在看着他,神情里带着阴郁……

评论(21)

热度(56)

  1. 2Moons文站何处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