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坑有点晚的Copter的直升机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你是我的心旮瘩 (十三)

新妆宜面下朱楼,深锁春光一院愁。

~刘禹锡 

明宽在院子里停下了脚步,踌躇不前,最后干脆坐到了石凳上,小种子拿着披风给他披上,“少爷,夜深风凉,还是回屋吧。”

明宽望着早已熄了火烛的窗子,叹了口气,“小种子,你说我做的是对是错。”

“小种子不敢妄加评策,但是自从小种子跟了少爷,少爷的所做所为都是合理的。”

明宽像是自言自语般的呢喃,“他再怎么不情愿,也不用这样伤害自己的身体。”他的手重重的锤在了石桌上,一口气憋在胸口,“小种子,你说我该拿他怎么办好?阿神说的没错,他买的是草药。小种子,你知道药铺的伙计跟我说什么吗?那是~堕胎药。”

他望向小种子的眼神有着心疼和无奈,眼圈发红,话像是一字一字的从口中挤出来的。

“你说,让我拿他怎么办好?他不想要我们的孩子,一心想着要怎么跟别人跑路~”

“少爷,您再好好想想,少夫人心地纯良,不像是如此绝情之人,这中间别是有什么误会。”

明宽这才从冲动委屈的情绪中缓和过来,“误会?”……

明宽穿着里衣摸着黑上了床,身旁的人呼吸均匀已然入睡,他像往常一样把人轻轻揽入怀中,手掌忍不住摸向那人的小腹。草药,酸掉牙的杨梅,还有那人慵懒的仪态,明日大夫来了就能捅破这层窗户纸。明宽却非常笃定,就在他手掌下,现在还算平坦的小腹里有着他俩的孩子。他把脸埋入三龙的脖颈处亲了亲,那无意间散发的体香让人着迷,他压了压蠢蠢欲动的欲望,放开了让他无比眷恋的身体,缓缓的背过身,花了好长时间才睡着……

三龙睁开眼时正对上面前的那双桃花眼,目光烁烁的看着自己,他垂了垂眼睑。“你怎么~今天不用出门吗?”

明宽伸出手把一缕碎发从他眼前拨开,“嗯,今天在家陪你。”

两人收拾完吃完早饭,明宽带着三龙来到了前厅,大夫早已在此等候。三龙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退,躲在了明宽的身后,他的相公没回头就一把捞过他的手,眼睛看着大夫。“薛大夫,劳烦您跑来一趟。只因夫人最近身体欠佳,明宽担心所以请您帮忙诊脉。”

紧攥着的手禁锢住了三龙的挣扎,他忽略了三龙无助请求的目光,把人拉到椅子上坐下。忽略了三龙小声的抗议一遍遍的说着自己没病,身体无恙……

一时间的安静,大夫收回手摸了摸胡子点了点头,“明少爷,恭喜恭喜,是喜脉。”明宽有意无意的撇了三龙一眼,那人低着头掩盖住了情绪。

“只是……”大夫准备再开口时就被明宽打断,

“小种子,扶夫人回房休息。”明宽哑着嗓子背负双手看向大门的方向,挺直了腰努力克制着自己。等到脚步声走远他才转身,紧绷的身体略微放松了下来,清了清嗓子,“薛大夫,您请说。”

评论(19)

热度(60)

  1. 2Moons文站入坑有点晚的Copter的直升机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