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天涯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你是我的心旮瘩 (十二)

明宽先去书房待了会儿,在家吃完饭,然后就又出门了。

他先去了药铺,再去的客栈。

明宽之前没见过冯老四,只是婚前小种子摸查三龙底细的时候,听说这人跟他媳妇有点关系,后来回村那次大龙说他从了军,当时自己还有种莫名的庆幸,想来他也觉察到了三龙对那人的感情。成亲前明宽不介意,毕竟只是拿来应对的,也没想要怎样,只是后来相处才发现自己这是阴差阳错的娶对了人。即便自己是傻的,三龙也没嫌弃,更别说后来两人又有了肌肤之亲。明宽向来自认为是个清心寡欲之人,可是经历过和三龙一夜的翻云覆雨,就总忍不住想要他。他注定是他的,没有人可以从他身边带走三龙。

明宽见到了冯老四以后,才发觉这人跟自己想象的不完全一样,才不是什么山野莽夫。坐在对面的人身材挺拔,剑眉星目,只见他挥手支开了小二,亲自拿起茶壶,洗杯斟茶。悠悠然的茶香打破了点僵持的氛围,冯老四静静的看着他,等着他开口说话。

明宽抿了口茶才抬头,“冯四哥,明宽随着夫人也这样称呼您了~”

冯老四略微点了点头,“明少爷,您客气了!”

“冯四哥,恕明宽招待不周,应该早来拜会的。”他停了一下又继续说,“三龙跟我提过想回北方之事,但是以他现在这种情况并不适合舟车劳碌,所以就不麻烦冯四哥了!”

冯老四皱了皱眉头,他最不喜欢这些个文人,整天说句话拐弯抹角,话里带话的就像胡光平那样,“明少爷,三龙和我老四是从小一起长大的,他对我来说就像~”冯老四想了想,“就像亲弟弟一样。这次来也是受侯家老大之托,过来看看故人,礼节上冒犯了些还请明少爷谅解!”他边说心里还在边唾弃自己,被光平传染的说起话来,也可以不打壳的瞎几把的乱扯了。

明宽扯了扯嘴角,“哪里哪里,三龙的朋友也是明宽的朋友。”

“不过~”冯老四眉头上扬,“明少爷说三龙不适合舟车劳碌,是什么意思!”

“哦!”明宽低下头笑了笑,这次真是发自内心的笑,“内人三龙怕是已有身孕,车马奔波身体会吃不消~”

冯老四攥了攥拳头,刚入口的茶如今品来有点发苦,

“不过四哥不用担心,”明宽又开口,“明宽已经派人,去接岳父和大哥来江南小住以解三龙思乡之苦。”

冯老四继续沉默着,三龙早已嫁人,自己已然没有什么立场去维护,再怎么都是两人的家事,何况话说重了更怕会三龙带来困扰。

明宽不紧不慢的继续,

“四哥,明宽感谢您对三龙的关心,此时正是江南景色最美的时候,三龙不方便,明宽可以代劳带四哥四处逛逛,您看可好?”

冯老四叹了口气,“不用麻烦明少爷了,我在这儿也有友人。”

“嗯,是胡家的小公子吧?”

冯老四咪起了眼睛,心想三龙这是嫁了个什么人,之前不是傻的吗?怎么好了以后心眼比那狐狸还多?

他干脆连装也不装了,“看来,明公子查过我?”

“哦,这倒不是。胡家的大少爷恰巧是鄙人的朋友,这位小公子离家多年,好不容易回来又说要去北方,难免让人操心,听说胡老爷最近看管较严,立了规矩给小公子禁了足~”

冯老四烦躁的挠了挠头,本来沉稳的面容终于有了变化,他偏了偏头咬了咬牙。窗外已是夜深人静,明宽站起身告辞,临了又加了句,“若四哥想见胡公子,三日之后的巳时明宽差人来请四哥!”

说完明宽下了楼,上车之前吩咐了小种子,说是明日一早把镇上最好的医馆最后的大夫请到府上,给少夫人听诊。

新妆宜面下朱楼,深锁春光一院愁。

~刘禹锡

评论(26)

热度(76)

  1. 2Moons文站何处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