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坑有点晚的Copter的直升机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你是我的心旮瘩 (十一)


午后三龙吃过饭就开始发懒,刚想躺下睡会儿,阿神敲门说是少夫人有故人来见。故人?三龙狐疑的跟着去了前厅,就看到了那长身玉立,结实挺拔的男人背对他站着,三龙难以置信的颤抖着唤了一声,“四哥!”

那人转身急步上前,“三龙!”

“我说冯老四,这位三龙公子已然是别人的夫人,你站远点!”

三龙这才发现旁边还有个人在坐着,那个少年一身白衣,眼睛睁得大大的不满的盯着他俩。“四哥,这位是!”

少年这才站起来抱了抱拳,“三龙公子,在下胡光平!是冯老四的恩人!”

三龙觉得奇怪,哪有人这么介绍自己的,“三龙,你不用理他。跟四哥说说,你过得好吗?”

“喂喂喂,冯老四,你别过河拆桥。”

“狐狸,你能不能安静一会儿,让我们好好说个话!”

少年气的直跺脚,嘟着脸撅着嘴,“冯老四,我才不愿意管你呢,再帮你我就是小狗!”说完就跑了出去。

“四哥,他好像~生气了!”

冯老四一挥手不用管他,他就这样,整天就愿意当小狗小猫小兔子的。

“四哥,你不是去参军了吗?”

“恩,去了边关打了仗,还当了个小头领。后来受了伤就回来了,托人推荐回咱县城做个班头,正准备赴任呢,听侯大哥说你来了江南,就想先来看看你。”

三龙赶紧上下左右打量了他一番,“伤在了哪里?好了吗?”

“不碍事!不碍事!倒是你怎么样?”

三龙没说话,“想回去吗?”

三龙抬起了头,“想回去的话,四哥就带你走!”

“回家?回北方?”三龙的眼睛里闪烁着渴望,他怎么不想?回去就可以和家人商量这孩子的去留,即便是不要了也有人陪着他。他听村子里的老人说过,他们这样体质异于常人的,打胎有时候是致命的,三龙心里害怕,每次做好了决定,走到厨房门口就开始犯恶心……

三龙最后还是决定直接去找萧老夫人,他逃避似的不敢面对明宽,他倒是会找借口,说是明宽若娶妻他在这里也不方便,所以就想回家避一避,正好有故人来可以一道回去。老夫人也明白,怕是三龙心里不舒服,不在也是好事。正说着萧老将军走了进来,“三龙也在呀,聊什么?”

老夫人也没想隐瞒,就一五一十的说了,三龙不敢抬头,说实话他有点怕老将军,不为别的那人的眼睛毒的很,也许是历经世故,仿佛一眼就能看到人的心底。

“哦,这样呀。夫人,关于成亲这事有和宽儿商量过吗?”夫人说提过,宽儿也没说什么。

“三龙,夫妻之间的事情谁也插不上嘴,我们老两口也不想事后遭人埋怨,要走要留该是你们自己商量,明宽是你的相公,有什么事找他说去~”

三龙被训斥了一顿就回去了,也许是有了些情绪,胃里就阵阵泛着恶心,无奈的叫上阿神去买了杨梅,继续在小溪旁吃着。阿神好心提醒他说少夫人,您下次再想吃这个就跟管家说,进一些送到府里,不用每次都出来买,三龙回他我就是想出来解解闷。

明宽坐着马车回府的路上,小种子突然停下了马,少爷,是阿神和少夫人。

他下车走过去,三龙正往嘴里塞着一颗杨梅,红色的汁液衬得嘴唇越发娇艳,他知道那里有着怎样的香甜,霎那间所有的劳累和气恼都烟消云散,他说三龙给相公吃一个……

阿神闷闷的正往小溪里扔石头,小种子看出他不太高兴,怎么了他问他。

阿神继续扔石头,“男人都没有什么好东西!”

“说谁呢?你不是男人吗?”小种子也不高兴了。

“至少我没色咪咪的看着人家紫夜姑娘!”

“你说话注意点,什么色咪咪了,她长的美多看几眼还不行了,就像河流山川小花还不让人看了怎么地?”

“反正我说不过你,你爱看就使劲看,关我什么事,就算娶进门回家看也随便你!”

小种子叉着腰快被他气笑了,“那你和我乱发脾气。”

“我又没跟你说话,我和小鱼说呢,你干嘛要回答?”

“那你慢慢说,我就听听你们都聊点啥?”

阿神往身后一躺,“是呀,等着明少爷娶了李家的小姐,再纳了紫夜做妾,你就跟着天天看行了,我就去问问少夫人要不要我,跟着他也去北方看看。”

小种子没听明白,“少爷何时要娶这个那个的,也没听说少夫人最近要回去,什么乱七八糟的,阿神你给我说明白了。”

评论(29)

热度(69)

  1. 2Moons文站入坑有点晚的Copter的直升机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