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天涯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你是我的心旮瘩 (七)

明宽和小种子忙活着从马车上拿着东西,恭恭敬敬的跟在三龙身后,叫着大哥和父亲。侯大龙眼睛睁得滚圆滚圆的,“你不是傻的吗?”

“哥~”三龙不自在的看了看明宽,“他不是!”

他们一家人围坐在炕上闲话家常,明宽在一旁坐在矮凳上喝着水。后来闲不住就站起来出门溜达,侯大龙这才开口问三龙这人怎么回事?三龙简单说了一遍,又提起了江南。

“江南,听说那里有着最好的锦缎和姑娘~”侯大龙乐呵呵的笑着。

“恩,大哥和父亲,等我安顿好了,再接你们过去玩玩!”

父亲摇摇头,“三龙哪,你的相公毕竟是大户人家的公子,凡事你迁就着他点,到时候他纳了妾,你也与人好好相处。那里山高水远,要时常写信报平安!”

“嗯,父亲!明宽他……,您放心~”

三龙和明宽一起去见了老爷,当然夫人也在,明宽也不避讳,拿出一沓账簿。“父亲,这是咱家门下的铺子收支,您最好亲自看看,具体原因可以问问我那两个弟弟!”

老爷没看那些,只是盯着明宽,“宽儿,我的宽儿~”

“是,父亲!”

霎那间他的父亲老泪纵横,“你好了?你没事了?”

“父亲,明宽以前跟您说的话,您都不信,我知道您只想家庭和睦,不想生额外的事端。明宽能活下来实属不易,父亲”明宽跪了下来,“原谅明宽不能在身边报答您的养育之恩,明宽不能和陷害自己的人和睦,这次更是波及到明宽的妻子。父亲,孩儿不孝,这就向您告辞,”他往后伸了伸手,小种子递过来一个箱子,“父亲,这是母亲生前留给孩儿的,明宽还与父亲,或许能帮上点忙!”

行李并不多,两人坐在马车上,三龙留恋的拉着帘子看着外面的风景。路过绸缎庄时,明宽让马车停了下来,他手握一个荷包,“小种子,给莲月姑娘送些银子过去!”

“少爷~”小种子不情不愿。

“她也是个可怜人,只是被人利用了。”

三龙低头不语,父亲的话犹在耳边,有钱人家不比他们这些小庄小户,两个人相守就是一辈子,谁个不娶个三妻四妾?更别说自家相公,长着就是一副招花引蝶的相貌。他怀念自己还没出嫁的日子,他想念和四哥相守的日子,他之前甚至还幻想过穿着嫁衣嫁给冯老四的样子,那些都已经是回不了的过往。

明宽觉察到了他低落的情绪,握紧了他的手。“三龙,有没有需要买的东西?我记得那次他们送的桂花糕你挺喜欢,应该就在附近,我们下去买好不好?”

三龙抬起头面对着他,眼睛有些发红,“不用~”

明宽叹了口气,把人拉入怀里,“三龙,你我已是夫妻,开心不开心都可以跟我说!”

三龙的情绪随着窗外的景色慢慢变得好了起来,小种子安排的时间刚好,在傍晚间抵达了客栈,用完膳热水已在房间备好。三龙偷偷拿眼瞟着木桶,这一路上的奔波疲劳急需缓解,虽然他和明宽已有夫妻之实,也不是代表他可以在那人面前放的开。

明宽倒是没那么多顾虑,自己脱的光溜溜的就踏进了其中一个里面,三龙见他闭了眼才慢吞吞的开始解衣扣,踏入桶里的一刻,舒服的浑身毛孔都张开来,贪婪的享受这温热,紧绷的弦仿佛突然一下子断了,热气蒸红了他的脸。旁边传来了水声,明宽光着身子从桶里出来,随手拿了件长褂披在身上。

三龙没敢看,下一刻自己的发丝已经被那人攥在了指间。那人声音沙哑着,“三龙,明宽帮你洗发……”

三龙闭着眼紧紧抓着长衫的一角,未干的湿发在床上散开,雪白的身体被墨绿色的长衫半裹着,显得异常的香艳。明宽附上前鼻尖在三龙的脖子耳边轻轻碰触着,“三龙,别紧张,明宽不会弄疼你的……”



评论(37)

热度(76)

  1. 2Moons文站何处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