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天涯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你是我的心旮瘩 (六)

三龙不情不愿的睁开了双眼,浑身酸痛的厉害,他停了一会儿记忆才如潮水般涌上。那人的手还附在他的腰线,被情爱沾染过的身体异常敏感。他不敢想身下的部位,经过昨晚的侵犯会被蹂躏成什么样,他还能记得自己大张着双腿,哭喊着不要停,扭着身子恳求那人的碰触,他把脸埋进了被子里,既羞耻又有些难过。不过,那人真的是他的相公吗?做起那种事来可一点也不傻,一想到浑身上下包括隐秘的地方都被那人的手和嘴碰过,三龙不由自主的夹紧了双腿。他回头正对上那人亮晶晶的目光,他红了脸赶紧避开。

明宽的声音轻轻的,“有没有不舒服?”

他摇了摇头。

“对不起!”他听见他说。

“所以~所以~你不是真的……”

“傻,嗯?”明宽轻笑了一声,带着鼻音。

“不是,我们要不要先起床再说。”他的手在三龙腰线处流连,仿佛舍不得这滑润的手感。

“衣服?”三龙小声嘀咕。

那人从身后跃起,自行穿戴整齐,才找了衣服递给三龙。

白皙的身体上还有着欢爱的痕迹,三龙低着头穿好衣服。明宽这才打开门,小种子端着水供两人洗漱,过后又送来了饭菜。

“三龙,是明宽把你带入这是非之地。”

三龙摇摇头没说话,“但是明宽不后悔。”

三龙吃惊的抬起头望向他,“明宽做了就是做了,不后悔。咱俩已是拜过堂名正言顺的夫妻,明宽会真心待你。”

“可是~你还要~还要装回~”

明宽摆着手,“事已至此,已无必要。”

他站起来背着手看向窗外,“明宽十四岁母亲去世,自那以后就无缘无故的总生病,后来干脆有一次直接被人推入了池塘,这才明白是有人不想让我活。于是就趁机装傻,毕竟他们怕的是正常的明宽,是那个从十二岁就开始和父亲经商的明宽。等他们放松了警惕,我才找人跟外公求助,外公想接我回去,但是我却想留下来查明母亲去世的真相,外公就把小种子派过来保护我。”

三龙看过去,那人的背影太过于寂寥和落寞,那么小的年纪竟然只能靠装傻来保护自己。

“那~你的意思是~”

明宽转过身,“母亲是生病去世的,也不能说完全跟他们没有关系。”

“父亲心之有愧,听了那女人的话,非得给明宽娶妻。明宽无奈,那天去集市正好看到了你,生面孔又是男的,所以……”他眼含笑意抿了抿嘴,“父亲本来没同意,但是媒婆说了你是~你是~。”

三龙脸上又开始发热,不知是因为这话,还是因为对方深邃的目光,“明宽知道三龙你心里有怨,本来想等事情过去再还你自由之身,但是明宽有了私心。”

明宽回到桌前,抓住了三龙的手。“你愿不愿意随明宽离开这里,去风景如画的江南?”

“江~南?”三龙皱了皱眉头,那里好远,离着父亲和大哥好远。

“三龙想回趟家。”他说。

明宽沉默了一会儿,“那我和你一起回去。”

家里还是老样子,侯大龙正抱着一碗面坐在门口吃着,眼看着三龙从马车上下来。碗筷掉在了地上,他上前抱住了他的弟弟,听到呼喊,父亲也走出门,“三龙,可曾受了委屈?”三龙摇摇头,看向隔壁紧闭的房门。

“冯老四,从军去了,就在你出嫁的第二天。”

“四哥他~”后面的话终究没有说出来,他已为人妻。四哥为人仗义又固执,这样的个性只会让他不顾一切的冲锋陷阵。嘴唇快被咬出了血, 自家门口放的是把椅子,方方正正平平整整,边边角角打磨的平滑,摸上去都没有一丁点碎刺……

很久之前的傍晚,他穿着碎花衣裳绣着花,冯老四光着膀子锯着木头……




评论(19)

热度(82)

  1. 🌸hello暖暖.何处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2Moons文站何处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