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坑有点晚的Copter的直升机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你是我的心旮瘩 (五)

(不不不,没打算写二三十,立个Flag,十章之内结束)

日子长了,三龙才发现了不对劲,比如夫人太过于关心明宽的身体,三天两头的往这儿送补品,但是他相公是连碰也不碰,也不准他碰。三龙觉得可惜,想用来给明宽炖点汤,没想到少爷却发了火,把那些东西都哗啦到地上,“坏~坏~坏人送的,不~不~~跟你~玩~玩了!”

三龙看着浪费也没办法,小种子进来打扫着说少奶奶您想要什么就跟我说,少爷有的是钱。说到钱明宽跑去了里屋,不知道从哪儿翻出一个箱子,“给~给~都~都都给你!”

箱子一开差点亮瞎了三龙的双眼,金条和银元排列的整齐,他从没见过这么多的钱,以前在家都是穿好的一吊吊铜钱,他赶紧把盖子合上。“三龙不要钱,也没什么要买的。”

小种子无所谓的耸耸肩,我说吧少爷有钱。

再就是半夜的时候偶尔起夜,明宽经常不在身边。有一次他听见了声音去了后花园,却发现明宽坐在园子里的石凳上数星星,三龙无奈回去拿了披风给他。他看着他眼睛亮晶晶的眨了眨,“嘘~娘亲,在天上!”三龙突然发觉明少爷有些不一样了,但是第二天他又恢复了疯疯癫癫的常态。

还有夫人有时候会叫三龙去帮忙,每每都是小种子在后面跟达着。夫人明显不太高兴,明话暗话的赶他走,小种子一脸老实认真,夫人,小种子不想挨小石子。按说一位夫人若是想刁难一个下人也不是什么难事,但是小种子可是明宽的仆人。明少爷发起疯来小石子都能扔到她脸上,她也不是没跟老爷哭诉过,老爷只会叹气你跟个傻子计较什么。这是我儿子,再怎么我也得养他,你就让着他点,我可不想百年之后,下去见到秀慧听她的埋怨。

这几天下雨, 三龙跟着明宽上街淋了雨,受了风寒,就在家呆着养病。明宽也乖的很,没再吆喝着上街,老老实实的陪着三龙。他们最近又发明了一种游戏,对对子玩,比如明宽写龙,三龙写凤,明宽写飞龙,三龙写舞凤。明宽手握毛笔和三龙的手,教会他在纸上舞弄,那时候的明宽是儒雅的,有些翩翩公子的风范。三龙有时候也替他可惜,大好的年纪和家世,却每天浑浑噩噩的过日子,不过也好,没什么烦恼。三龙只想多学些字,再写信给大哥带个好。

这天明宽不知道什么事被老爷给唤走了,小种子去厨房给三龙煎药。夫人带着下人正好过来,说三龙来看看你,正好府上新进的鸭梨,我让人煮了水给你润润嗓子。三龙不好拒绝,正好嘴里也没味看着那甜汤他有些发馋,就当着面喝了下去。

夫人走后三龙就感觉头昏昏沉沉的,有人推门进来,他不知道是明宽还是小种子,那人直接将他拦腰抱起,要带离房间。三龙察觉有异,却无力挣扎,只是徒劳的用手推搡着。他被人扔在了床上,男人的嬉笑声和不安分的手让他心慌,胸前传来一阵凉意,他知道自己被人脱了衣裳。怎么办?什么人?不能这样,他狠下心收紧了牙关,嘴里传来的血腥味道让自己清醒了很多。他拼命的大叫着挣扎着,在裤带被解开的瞬间,他终于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。“坏~坏~坏蛋,欺负~欺负~我~媳妇!”

三龙被明宽抱在了怀里,他把脸埋进了对方那宽阔的胸膛,安全了他想。明宽一声没吭的将人抱了回去,还给他披了件衣裳。三龙不知怎的却不喜欢,皮肤接触到那滑滑的绸缎就开始发痒,尤其是胸前的两点,他难受的扭动着,小腹更是传来了一股热量,身下的某个部位想要被~要被~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?本来就沾了血的嘴唇红的厉害,他伸出舌头舔了舔,忍不住的呻吟就这么倾泄而出……

他听见那熟悉的声音用不同的口气说着话,这到底是不是他的相公?“小种子,里面可能还有春药,有解吗?”

“少爷,您就是现成的解药!”

“小种子,不行,我不能害了人家。”

“那少爷,我去青楼找个可靠的人想想办法,尽量不给人破了身子!”

“什么意思,那男人会碰他吗?”

“得了,少爷,当我没说,您自个儿来吧~”

三龙的衣服裤子已经被自己抓的乱七八糟的,其中一条雪白的大腿已经挣脱了束缚,毫无自觉的晾开着,衣服已经快盖不住腰线,还有那软软的呻吟。明宽脑门上都是汗,“三龙,你已是我明宽拜过堂的妻子,此生我不放了。”

他终于吻上那娇艳的红唇,舌头挤进了口齿之间纠缠……

评论(25)

热度(79)

  1. 2Moons文站入坑有点晚的Copter的直升机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