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天涯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你是我的心旮瘩 (三)

(是真傻)

“四哥,三龙要嫁人了。”

冯老四垂在身体两侧的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,额头上的青筋鼓了几鼓。

“三龙,你知道俺~”

“四哥,”三龙抬起头眼睛闪着泪光,“三龙给你缝了件短褂,天凉可以拿来披披。”

“三龙,哥舍不得~”他喉咙沙哑,感觉在咬着牙咽着血。

“四哥,照顾好自己!”三龙转过身脚步顿了顿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冯老四狠狠的锤了下旁边的杨柳,心里面疼得难受!他不是不想留,可是该怎么留?自己家徒四壁,就靠着木工活儿得以求生。他想把三龙捧在手心里可儿劲儿的疼,可是凭什么?凭什么去留下他?

三日之后的黄昏,花轿等候在侯家门口。三龙正往身上套着喜服,里面是他自己做的褂子,是他本来准备结婚的喜服,是要穿上和他四哥结婚的,粉色的粗布绣着几朵大红的牡丹。喜婆走了进来,哎吆,这小公子肤白如脂真好看,盖头挡住了视线。侯大龙弯下腰,三龙来,我送你上花轿。

侯大龙边缓步走着边小声说着,“三龙,你以后要靠自己了,是哥哥没用。你答应我,一定要照顾好自己,哥哥会去看你。”

三龙吸了吸鼻子,“嗯,哥哥。你放心,照顾好爹地,原谅三龙不能尽孝!”

锣鼓开道,鞭炮齐鸣。三龙坐在花轿里,忍不住掀起布帘一角,想往回望一望,这一走也算背井离乡,前途渺茫。

三龙在迷迷糊糊中到了明府拜了堂,就独坐在卧房中,他绞着手指头心里有些发慌,喜婆再三交代的话不停在耳边回荡,怎么伺候好少爷,这初夜怎么怎么的,还有见红。

门吱呀一声被推开,他听见有人说,“少爷,您休息吧!”

另外那人不太高兴,“小~种子,你~你~怎么不~不~陪我了?”

那个叫小种子的回,“少爷,少爷,您今天结婚。有个长得好看的人等着您,带您玩点更好的,保证您会喜欢。”

“小种子,你可~可~不能骗~我,骗人的~都都都是癞皮狗!”

“是是是~”门又被关了上来。

三龙听见那人靠近的脚步声,心跳不仅加快了起来。

头上的盖头猛地被掀开,少爷歪着嘴贴上前,仔细瞅着他的脸,“好看~”

三龙条件反射的就推开了他,少爷不满的撅着嘴,“你~你~干~干嘛~欺负人!”

“对不起,我不小心。”

“我~我~原谅~你了!我们~我们~玩~玩~游戏~吧!”

三龙想了想,“你平常都玩什么游戏?”

“藏~藏~猫~猫~”

门外有人咳嗽了几声,“少爷少奶奶该圆房了!”

少爷红光满面的拍着手,“介~介~介个好!”

说完拉着三龙就往床上拽,三龙犹豫了一下最后铁下心来脱了鞋袜上了床。

大红的喜被被展了开来,明少爷拽着被角,眼巴巴的看着他,“钻~钻~被窝!”

喜被从头盖上来,两个人被裹在了被子里,一只手突然捉住了他的脚踝,难耐的痒意从脚心传来,他忍不住叫了一声。少爷大笑起来,“再~再~再来!”

三龙气不过,“你再这样,我也要欺负你了?”

……

两个人在被窝里疯了得半个时辰,最后少爷终于烦了。“饿~饿~饿了~”

说完跑下床,拿了个苹果和刀子就摆弄起来,刀子划破了手腕,他随手从床上拿了条白帕擦了擦。三龙看不过,柔声说着我来吧。苹果削的好看,少爷吃得欢喜,吃完就倒头睡了。

三龙看着这一床的狼藉,累的也懒得收拾,迷迷糊糊也躺下了。早上有丫头来敲门送水,三龙起身去开门,喜婆跟着进来,看那人眼睛不时的往床上瞟着,三龙心虚的把哪方帕子递了过去。喜婆眼睛里都带着笑,一扭一扭的就去交差了~

这新婚之夜算是糊弄过去了,以后呢?……

评论(9)

热度(66)

  1. 2Moons文站何处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