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天涯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你是我的心旮瘩 (二)

明家在这樱花镇是出了名的富甲一方,当家人明富贵有仨儿子,大儿子明宽也就是那个傻子是他原配的孩子,原配的妻子在明宽十五岁那年去世了。那自然的这二房就上了位,二房有两个儿子,与明宽差了三四岁。

听说明宽本来好好的,但是就在母亲过世差不多一年,被一块石头绊了一跤,不小心就跌傻了。可惜啊,可惜!白生了一副好皮囊,媒婆坐在三龙家的炕上,噼里啪啦的说了两个时辰了。

她四处打量着,侯老哥,你看你们家虽说不愁吃穿,但是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过上好日子。您的小少爷一看就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主,以后离开了您二位怎么过活?你让他进了明家,锦衣玉食,妥妥的少奶奶,还有人伺候着。你们有了这个亲家,还能让老大出去做点小生意,也好娶上房媳妇。

侯爸爸是个老实人,只管闷着头不说话,侯大龙可不乐意了,“娶不上媳妇,我就打光棍,不用您操心。”

媒婆的脸变了几变,“哎吆,这位少爷。实话跟您说吧,人家也是给足了面子,让我这老太婆出面说点好话。先礼后兵您懂吗?读过书吗?到时候您再去被抓了充军,可怨不得谁?”

三龙一直没开口,低着头盘着腿坐在炕上绣着老虎,一个不留神被针戳破了指头,一滴小血珠在老虎眼睛上滚了滚,然后渗到布料里头留下了一点红。

侯大龙急了眼,“还有没有王法?”

三龙咬着手指头,“我嫁!”

“哎,小公子是个明白人!”

“三龙~”他爸喊了一声。

“爸,就像这位婶子说的,三龙不吃亏!”

他把绣花放到一边,从炕上下来,婶婶您先回去说侯家同意了。

媒婆乐呵呵的乘着骡子回了县城暂且不说。

侯大龙见那人走了,连忙关了门。握着弟弟的手,“三龙,你跑吧!”

“哥~你怎么办?爸怎么办?”

“可是,三龙……”

三龙摇摇头,“哥,三龙早晚要嫁人的,嫁谁不是嫁?再说了,那位少爷虽然人傻了点,看上去也不坏!哥~你看我本来也帮不上家里什么忙。等拿到礼金,你就去邻村翠花姐那里提亲,翠花姐比我能干多了,还会纳鞋底!”

说完三龙又继续爬上炕去绣老虎,时间不多了,要给四哥赶紧缝好了送去,这也是他唯一能为那人做的了……

下午三辆马车就进了村子,村里的人都站在大街上看热闹。侯家三个男人愣愣的站着,看着一箱一箱的东西往自个儿家里搬着。

冯老四皱着眉还没搞懂什么情况,后来才听出人们的议论知道是来提亲的,他木然的望向了三龙。三龙朝他歪了歪头,两个人去了小河边。

“三龙,俺~俺~”

“四哥,三龙要嫁人了~”三龙咬着嘴唇憋着委屈,颤颤悠悠的说了这么一句……

评论(7)

热度(65)

  1. 2Moons文站何处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