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天涯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你是我的心旮瘩 (一)

(OOC,就是赶一波土潮流)

侯家的小儿子三龙,正坐在屋前一个歪脚板凳上,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碎花衣裳绣着花。饭已经煮好了,他趁着等父亲和哥哥务农回来的功夫,就着落日夕阳,想要把这老虎头先绣好。

冯家的老四在隔壁的门前锯着木头,上半身光着,流淌着汗水的肌肉看上去像发着光。

三龙绣一会儿花,抬头看看他,小嘴抿抿偷偷含笑,这块布是要给冯老四做件短褂的,后背是只跳跃捕猎的猛虎。三龙叫他四哥,因为年龄比自己大些。他叫起来声音软软的,每次听得冯老四脑袋瓜子都发热。

冯老四手底下忙活着,时不时歪头看看三龙,这不刚捞了块好木头,寻思着给三龙做把椅子,不用像现在这个歪歪扭扭的坐着难受。

陆陆续续的农作完的人扛着锄头什么的往回赶,路过三龙的门前,总是要慢下来多看两眼,三龙是逐月村的村花,做的一手好家务还会绣花,村里的青壮年都巴不得娶了他做媳妇,只是碍于三龙的大哥,也不敢太造次。三龙的大哥侯大龙脾气暴不好惹,最近又竞选上了村干部,更是让人退避三舍。他踏着大步子走回家,嗓门大的一条街都能听见,“三龙,看大哥给你带的什么?”

那是几支大红的牡丹,花瓣娇艳的在风中乱颤,三龙心疼这长得好好的花被蹂躏,嘴里说着喜欢接过来,回屋找个罐子倒了点水插好了。没来得及欣赏,就赶紧收拾饭菜伺候父亲和大哥吃饭。

侯大龙喝着小酒,哼着小曲,心情看起来不错。他看着旁边忙活的阿弟,“三龙,过几天镇上有集,我带你去见识见识!”

“哎~”三龙一听心里欢喜,这是大哥头一次要带他进城,听说镇上那些人都穿的滑滑的绸缎的衣服,抹着胭脂水粉,有各种没见过的小吃和小玩意。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粗布衣裳,摇了摇头,算了那些又不能当饭吃。

他卷起袖子打扫着灶台,左手内臂上蜿蜿蜒蜒的盘着浅红色的根枝和三朵梅花,那是出生就有的,意味着生育,意味着他可以成为别人的男妻。

侯大龙嘱咐好阿弟袖口拉紧了,镇上人多并且杂,赶着驴车拉着瓜果和三龙就赶往集市。这里比三龙想象的还要热闹和新奇,他帮大哥摆好了摊位,眼睛就止不住的到处看。“三龙,等卖出货我再带你去转转,到时候想买啥就跟哥说。”

三龙点着头,从包裹里掏出几个自己绣的腰封,铺了块布垫在地上摆好。他有点脸红,刚路过几个同样的摊子,人家的布料看上去就比自己的好太多,线的颜色也更鲜艳。大龙的瓜都卖出去好几个了,他的货却无人问津。反正也没指望他去挣钱,于是三龙百无聊赖的又开始左看右看,不巧就跟陌生人对上了眼。只见那人桃花眼一亮,三龙赶紧低下头躲闪开来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那人已经到了眼前。

“真~真~真好看。”他听见,他抬起头才发现桃花眼有些目光呆滞,口水直流的看着自己,“真~真~真好看!”有人上前用绢帕给他擦了擦嘴巴,“少爷,少爷,我的少爷!”

侯大龙立马挡在了弟弟面前,“干嘛呢?要买什么就赶紧买,没空陪你们聊天!”

那位少爷连连的点着头边说,“买~买~买!”

“买什么?”

少爷扒拉开侯大龙,用手指向三龙,“就~就~买~买他!”

……

评论(10)

热度(7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