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天涯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大龄青年的春天 (二十三)

(挺狗血的!)

Kit把订制的情侣手链跟Lucky放在一起灰飞烟灭了,一段感情和一个陪伴被封存在了记忆里。那本来应该是美好的一天,却变得乱糟糟的让人不愿意想起。

这是Sutee家里早就开始准备的,自从他们知道他在跟一个大十岁的男人谈恋爱,不是所有家庭可以接受这个,孩子的对象是个同性,还是个年纪上有差距的男人。Sutee寡不敌众,他和Mellisa是被好几个壮男给架上车的。在另一辆货车出现在监控里时,伴随着Nik在旁边的叫喊,“不~”,Lucky被撞出了视线以外。Mellisa是Lucky最好的朋友,它以为它受到了伤害,冲开了笼门跑出去追它,然后~就再也回不来了。

他的Sutee也没法回来了,跟随家人出了国,Kit是过了三天以后才打通的电话,是Sutee的母亲接的,她说,“Kit先生,你能不能放过Sutee?他刚踏入社会没几年不懂事,但是你不应该不明白!我为了他都没法回国,在这里看着他,你看我们的家庭被你搞成什么样子了?”

Kit张了张口才发现自己无力去反驳,就听到那边挂断了电话,他僵硬的保持着姿势站在原地,有什么堵在了胸口,压得他有点喘不上气,他和他的的男朋友就连分手都没法当面讲。Ken跟他说他有办法可以查到Sutee在国外的地址,Kit摇了摇头,这些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,如果是十年以前或许他会有这样的冲动,不顾一切的去找他,去求他家人的谅解,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了那样的任性和勇气。

那天后来的事情都是Ken出面解决的,他很快就拿到了监控,基本查清楚了来龙去脉。他们好不容易才把Nik带走,男孩大喊大叫的不肯离开,被人按着脖子打了一针才抬了回去。宠物会所里面一片狼藉,不知道哪里来的人给挂上了停业的牌子,收拾了台面,甚至给Lucky冲洗了身体。没有了血迹合上了眼睛,Lucky就像是睡着了般安静的躺着。Kit如往常一样抚摸着它的头,“Lucky,对不起!你看我,什么都做不好!”

Kit低着头坐在阳光下,小区里的木椅上,不想回家。不知过了多久头顶上方的炙热感突然消失,他看着一双穿着精致休闲鞋的脚出现在眼前,转了个圈跟他的并排在一起,木椅轻轻的晃了一下。Ming撑着遮阳伞坐在了他的旁边,Kit不太高兴被打扰所以也没打算理他。这是个没有风的午后,花草像往常一样娇艳。Ming自顾自的开口,“Nik,他是我叔叔的儿子,我的叔叔不顾爷爷的反对逃离了家成了亲,他们三人开车遇上酒驾的司机,只有Nik活了下来,那时候他七岁,从此再也没有说过话。这次~”他停了一下,“发生了这件事,爷爷说是要把他送出国。”说到这儿Ming叹了口气,“其实爷爷很早就有了这个想法,之前我和Ken都不同意。Ken卖掉了这边的房子,带着Nik在靠近特殊学校的地方住着,谁知道他反而会越来越严重,直到跟你们一起呆着,医生说他肯开口了,就算是好事。”Ming转过头看向Kit,“我们全家欠了你一个大人情,所以你看你需要什么帮忙,尽管开口!”

看着Kit一直没说话,Ming又继续解释道,“我听说你们医院和国外有个学术交流的机会,我……”

“Ming,让我安静会儿~”遮挡住的阳光又重新照在了他的身上,Kit想也许只有大地,天空和海洋才是永远不变的吧……





评论(23)

热度(82)

  1. 蜜糖的苏苏阿姨何处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可怜kit,小仙女啥时候可以让kit幸福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