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坑有点晚的Copter的直升机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大龄青年的春天 (二十二)

这段日子对Kit来说还过得算是相当幸福了,早上和Sutee吃完饭把狗子送到会所,会所里面还多了个Nik帮忙,跟这些猫狗呆在一起,确实让那孩子渐渐的放松了自己,偶尔还有了笑容。Sutee对他也是上班送下班接,晚饭有时候出去吃或者在家做,然后再去遛狗。睡前会腻歪一会儿,对于初夜这种事他们看待的还是比较重要的,所以他们想等到Sutee 25岁生日那天,再完完全全的拥有对方。工作上由于上次的帮忙,跟Pha医生熟络了很多,他有时间就跑过来和Kit还有Beam一起吃中午饭,自然而然的就成了朋友。有了这层关系,周围的同事对Kit也变得热情起来,由此可见这个Pha医生的背景和人气。

对于他楼下的邻居,好像也很长时间没见到了。让保安去还钥匙是Kit的决定,他害怕那种纠缠不清,这对Sutee不公平。

Sutee生日那天,天气格外清爽,他们在医院门口吻别,约好了晚上在市区的一家西餐厅见面。Kit其实已经准备好了生日礼物,是情侣手链,黑色编织皮的,接口是块金属的狗骨头,他俩也算是因狗结的缘,Lucky果然给他带来了好运。想到这个,他上班时就有些心不在焉,还好今天不算忙。他又想了一会儿晚上的不可描述,必要的东西也已经准备好了,他有着紧张和期待,那更像是一种仪式,代表着两个人关系的更进一步。

下午临近下班,他收拾着东西,换好了衣服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来电显示的竟然是Nik,Kit皱着眉头Nik一般都是发信息从不打电话的,他有些不安的接起来,试探的问了一句,“Nik。”那边传来的只有剧烈的喘息声,听不太清,“Nik,是你吗?”他又问了一句,“LA~”“LA~”对面的人正努力的发着声,“啊~啊~”“血~”撕心裂肺的呼喊来自那个从不说话的男孩,“Nik,你别急,你听我说,先发个定位给我,我这就过去!”

Kit连忙跟同事打了个招呼就冲了出去,上了出租车以后就开始拨打Sutee的电话,开始是打不通后来干脆关了机,这让他心里一沉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出租车在离着宠物会所还有一段路时停了下来,前面的道路被堵上了。Kit心里一阵发慌,掏钱的手都发着抖。他停了一下才往人群里钻,马路中间那个大男孩手上身上都是血,紧紧的抱着一只德牧犬。Kit慢慢走上前,蹲了下来手摸上了他的狗子,Lucky的身体已经变得僵硬,没有了温暖的体温。

“Nik!”他忍着心痛拍了拍Nik,“Nik,Lucky它,它~死了。”最后两个字仿佛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。早上还蹦蹦跳跳摇着尾巴跟他告别的Lucky,现在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,Nik目光空洞的搂着Lucky的脖子一动不动。Kit压了压涌上来的呜咽,擦了擦不知不觉流出的泪水,看了看周围乱糟糟的人群,“Nik,我们抱着Lucky回去好不好,地上太硬也太凉了,它会不舒服的!”

Nik的眼珠终于转了转,“救~救~救~”他说。Kit点着头,“嗯,救它~”

两个人一只狗换到了屋里,Nik把Lucky抱到了手术台上,从旁边的橱子里抱了一堆的器械和药品,眼巴巴的看着Kit。Kit还在一遍遍的拨打着Sutee的手机,他咬着嘴唇憋着委屈,谁来告诉他发生了什么?他的男朋友为什么不接电话,对了,Mellisa呢?柯基的笼子里空空的。他一把拦住了在手术台摆弄着器械的Nik,嘴里一边说一边做着手势,“Sutee呢?Mellisa呢?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Nik挣开了他的束缚,埋头研究着手里的药瓶,明显不想回答。“Nik!”Kit忍不住吼了起来,“Lucky它死了,你明白吧,救不活了。你得告诉我这是谁做的,发生了什么?”情绪在瞬间爆发,Kit突然有种无力感,他自暴自弃的瘫倒在椅子上,盯着Lucky混浊的失去了光彩的眼睛,忍不住捂着脸哭了起来,怎么会这样?

评论(60)

热度(75)

  1. 2Moons文站入坑有点晚的Copter的直升机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🌸hello暖暖.入坑有点晚的Copter的直升机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