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坑有点晚的Copter的直升机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大龄青年的春天 (二十一)

(给Ming拉点好感值,谢谢小伙伴们的评论和小心心,大家看的好认真,无以言表只有更文来表达谢意,爱你们!)

Ming坐在酒吧的吧台边上,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,伤口没好医生说要忌辛辣忌酒精,可是他还是这么任性。一个礼拜了,天天不缺人相伴,他要是喜欢可以夜夜笙歌。长发精致的美女坐到了他的身旁,“嗨,能不能请我喝杯酒?”Ming笑得灿烂,“可以,想喝多少喝什么随便点!”他举起酒杯做了个请的姿势,自顾自的先干了,又满上。“我叫Kitty!”

Ming端到嘴边的杯子停了一下,喃喃的嘟囔着,“Kitty,Kitty,真好听!”,眼睛里带笑的看过来,“Kitty,我比你大了至少得五岁吧!”

“是吗?您看上去也就跟我一般大。”美女掩嘴偷笑。

“Kitty,这么晚了不回家吗?”

女人把玩着手里的酒杯,“这里热闹些!”

“嗯。”Ming又喝完了杯中酒,女人的柔软的手按在了他握住酒瓶的手上,红唇微启,吐气如兰,“我来!”Ming低头轻笑,“Kitty!”他环顾了一下全场,“这里那么多寂寞的人,为什么是我?”

女人给自己也倒了杯酒,眨了下眼睛,“你猜!”

Ming看着见了底的酒瓶,从钱包里掏出钱放在了吧台,“Kitty,我要走了,一起吗?”

凌晨两点半的酒吧门口,女人香软的身子贴了上来,胸膛满满的沉甸甸的抵着他,嘴里还有着酒香,灵巧的舌头在他嘴里卖力的挑逗着,Ming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攀上她的腰侧,然后轻轻的轻轻的推开她,女人眼里有着不解和疑惑,Ming整了整衣服,“Kitty,要不要我送你回家?”

“回家?”女人皱着眉头。

“对!”Ming点了点头,“就是字面上的意思!”

女人笑了,“你TM有病吧,大叔,怎么还玩不起了!”她打量了他一下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还是谢谢你的酒!”说完头也不回的又走进了那灯红酒绿。

Ming耸了耸肩叹了口气,有种疲惫从心底开始蔓延。他慢慢的顺着路边溜达着,从这里走回家需要三十五分钟,路过两个小区,有56个路灯,33个井盖,11个花坛,今天再数点什么呢?这个时间大多数人应该都躺在了床上,或是孤枕难眠,或是相拥而眠,或是翻云覆雨。他会在凌晨睡去,在中午醒来,跟普通人的作息时间不太一样,他这样做的很刻意。他现在已经三十三岁了,还没有碰上过什么挫折,出众的外表再加上精明的头脑,让他在各个方面都得心应手游刃有余。但是现在他却有了害怕的人和事情,他看不了在同一个小区那出双入对的身影。

那天,门口的保安把钥匙还到他手上,关心的问他需不需要帮他找个医生,您楼上的邻居Kit先生交待过的,他紧紧的攥着它任凭齿尖戳着掌心。他翻看着手机联系人,最后打给了Muwaan。

Muwaan提着些水果上门来看他,她说Ming这是你第一次吵完架后主动打给我,以前都是我忍不住的找你,也许可能你早已记不得我们为什么吵架,甚至你都不觉得我在生气,可是你不知道打给你这件事本身就耗尽了我的勇气和底气,那只是因为我爱你,Ming Kwan,爱一个人有时候就要放下身段和尊严。你明不明白为什么我这次没再联系你,因为我放下你了Ming,我三十几岁了,耗不起了。我在国外认识了一个男人对我很好,他前几天来找我,他一个外国人人生地不熟的……他~他~他跟我求婚了。

Muwaan忍不住哭了出来,不知是因为感动还是难过,

Ming的眼眶也有些发红,“Muwaan,对不起,我不知道~可能我没意识到自己是个混蛋。”

Muwaan的哭声越来越大,“嗯,你不知道!Ming,那是因为你不爱我,等你遇到那个人,你就什么都懂了!”

Ming有些茫然的摇摇头,他想起了自己那次撇下家人,天没亮就从外府开车回曼谷,也许他永远也不会懂,他说Muwaan我祝福你!

如今他凌晨孤身走在街上,就突然想起了Muwaan的话,他现在努力的找回自己的生活的轨迹,努力做回从前的花花公子,却发现这早已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。他想起了有天早上,他和Kit吃着刚出炉的面包,Lucky在旁边跳来跳去,他适时的玩笑引得那人不时的脸红,连笑容都是矜持的,那时候的某人还是对他心存爱慕。再过三个半小时以后,也许在那人家里也会有同样的场景,但是却不是跟他,又来了,Ming想。就是这个,最近要把它逼疯了,他总想睡一觉就忘了,就好了,但是这个却像个循环,周而复始。还好自从换了生活习惯,至少不用在早上看到那两人携手出门,然后傍晚相伴归来,还有晚饭后两个人和两只狗的闲庭漫步。也许自己也该养只狗,就那个名字叫史努比的,大耳朵长长的垂到地,腿不长的那种狗,叫什么来着?

评论(25)

热度(71)

  1. 小肥啾少女攻入坑有点晚的Copter的直升机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2Moons文站入坑有点晚的Copter的直升机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