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天涯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大龄青年的春天 (十九)

Kit没想到会在宠物会所看到Nik,那个男孩双手攥着衬衫下摆,直直的坐在笼子前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些猫猫狗狗,细看过去衣服和手上好像还有血。他走过去试着比划着打了个招呼,但是对方好像并不打算搭理他。

Sutee满身疲惫打着哈欠揉着脸,“昨儿傍晚来的,也不说话也不走。看着我做完手术,就跑那儿坐着去了。”

“哦,那你去睡会儿,我帮你看着。”

Sutee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,笑容变得灿烂,“还是我男朋友知道疼人!”说着就搂着他往他脖颈处拱,Kit推开了他,“我去喂猫狗!”

喉咙处还有着隐约的疼,被高领衫的布料摩擦着还有些痒,他还没想好该怎么去跟Sutee解释,那看上去红红紫紫的一片。

Kit把狗粮猫粮的准备好,一份份的打开笼门送,就不经意的听见某人肚子的抗议声。他洗了洗手拿了份自制三明治递了过去,这次Nik没再装作看不见,Kit往后闪了闪,打着手势,“去洗手!”

Sutee趴在里屋的桌子上睡着,Nik狼吞虎咽的吃着东西,Kit不自觉的摸着脖子想着某人~他原本以为可以忘掉他的,是可以的~他有了Sutee,那么年轻又温柔的男朋友,不像Ming,霸道花心自以为是,可是为什么看到他那样自己还会心疼?

清脆的风铃声响起,他看见Ken走了进来,朝他点了下头,就去到了Nik旁边。Kit猛然联想到那带血的双手,和今天离开时还在昏睡的某人,忍不住就去猜测这之间的关系。Ken一屁股在他对面坐下,“Ming今早一直在喊疼,能不能麻烦您再过去看看他。”

“Ken先生,相信您能给他请个比我好的医生,抱歉我还得帮我男朋友看店!”

Ken了然的点点头,“你看,我这两个弟弟,哪个也不让人省心。算了,我也管不了他了,我们家也不缺男丁。”

Kit不明所以的抬起头,Ken继续说着边从口袋里掏出钱夹,“我也很忙,就不打扰了,Nik在这里吃住都算我的,不行就让他干点活儿。”

“Ken先生”Kit拿起那张卡递还给他,“我想您这两个弟弟都应该去医院,我们这里不合适!”

Ken挑了挑眉毛,抿了抿嘴,“你们就当收了只流浪狗。”

Kit着急的起身,“您这样,我会报警的!”

对方回过头来笑得诡异,“你可以试试!”然后他想到了什么,把手里一直把玩的一串钥匙也扔到了桌子上,“Kit医生,您要是好心的话就去看看他,或者过几天我再找人来收尸。”

“您~”Kit追了出去,他有些生气,这人凭什么就可以为所欲为,这一家人子兄弟没有一个正常的。他跨了一步挡在Ken面前,“Ken先生!”他有些激动胸膛起伏着,声音都有些颤抖,“Ken先生,我想您误会了。我和Ming不是什么朋友,我们也不想给别人看孩子,您最好把人带走!”

Ken笑了笑把手插回了裤兜里,忽视了朝他递过来的钥匙和卡,“Kit医生,说实话我也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。Ming他愿意躺那里等死我管不了,Nik我也拉不走,你可以把钥匙扔了,试着把那孩子赶走。对不起,我赶着回去开会!”

他转身开门就上了等候多时的车子,然后就这么走了……

钥匙的锯齿刺疼了掌心,Kit这一肚子火没出发,就看见Sutee走了出来,“怎么了?”他看见Kit沉着脸,“那孩子的哥哥把他扔这儿不管了,还留了张卡给你!”

“那小孩到底有什么事?”

Kit无奈的摇摇头,“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,之前住在我们医院,我同事说声带没毛病就是不说话。你休息过来了吗?”

“嗯,我的助手来了。”Sutee拉过他的手,“我们去约会吧?”

Kit有点哭笑不得,自己的男朋友无所谓的样子还挺可爱,对呀,什么Ming和Nik说到底都是不想干的人,轮不到他们来操心。微风拂过脸庞,对面的人笑得让人春心荡漾,对呀,去约会,才不负这美丽的时光……


评论(27)

热度(74)

  1. 2Moons文站何处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