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坑有点晚的Copter的直升机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大龄青年的春天 (十七)

(大尾巴狼!)

“Kit,是他,给你亲的?”

Kit反应了一会儿,才想起脖子上的吻痕,原先他是穿着高领的衣服准备出门,结果帮Ming处理完伤口,衣服上沾了血就回去换了睡衣。Kit听到他阴阳怪气的口气不免有些上火,“既然你没什么事了,我就回去了,不过我劝你还是去医院看看,打一针,万一那刀子之前沾过什么脏东西呢?”

他说着就转身往门口走,Ming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,从床上跳了起来从后面一把搂住了他。“Ming,你干嘛?”

Kit尝试着去挣脱他的禁锢,但也不敢太用力还得顾忌着他的伤口。后来他俩倒在了床上,Ming翻了个身把他压在身下,在Kit开口之前用嘴巴堵住了他。Ming的吻霸道又强势,Kit推搡间突然感到手下一片湿润,这让他有一瞬间的恍惚,却更给了Ming可乘之机。他能感到对方冰凉的手顺着他的睡衣下摆钻了进来,在他腰线处胡乱的摸索。他的身体沉甸甸的压制住他,伴随着沉重的呼吸,他感到Ming胯下硬邦邦的东西顶在了他的腿间。Kit狠着心合上了牙齿,浓重的血腥味道在口鼻处蔓延。即便是这样Ming还是又吻了他一会儿才松开,他喘息着边大口呼吸边说,“Ming,你有病吧,你伤口裂开了,你先放开我,啊~”

Ming正埋头在他脖颈处舔弄,然后咬上了他的喉咙,在那里发着狠的啃咬着,最后终于花光了他所有的力气,在昏过去之前他还在说着,“Kit,他也这么吻过你吗?”

Kit心里憋着火还有着委屈,Ming就像是一团火点燃了他所有的感官和欲望,他的吻毕竟和Sutee不一样,是强迫和占有,像他的人一样充满着危险却无法不吸引人去靠近。所以最后这些的乱七八糟还得交给他收拾,他想他俩肯定像两个死人一样躺在这里,到处都是血,手上脸上身上,太脏了,还能洗干净吗?

评论(24)

热度(84)

  1. 2Moons文站入坑有点晚的Copter的直升机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