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天涯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The Colour of the Night (上)

(胡说八道加渣文笔,慎入)

The Colour of the night  - Lauren

You and I moving in the dark 

bodies close but souls apart 

shadowed smiles and secrets unrevealed 

I need to know the way you feel 

'cause all i want is just once to see you in the light 

but you hide behind the colour of the night 

Kit洗完澡看了看时间,又往身上涂了点特质的乳液,打开前门在外墙上挂上了石楠花的花环,然后回到屋子里灭了灯火躺在床上,他想了想还是给自己盖上了一层薄毯,说实话他有些忐忑,绝对不是害怕,有什么比饿到垂死还要可怕,他在等待~等待他的第一个客人~等待一个陌生的男人或者女人~等待着占有或者被占有~那些人会循着花香找到他,带着面包和食物,长夜是漫长和痛苦的,但是至少明天不用再饿肚子了。

作为一名退伍的士兵,他也曾为国征战血染沙场,不幸的是国君昏庸,不问国事夜夜笙歌民不聊生,落日国的世风日下贵族权势也贪图享乐,在有人明晃晃的觊觎他的身体的时候,毅然决然的拒绝后就落得食不果腹,无人雇佣的地步。他必须要逃跑,首先就要储备粮食,现在好像除了身体也没什么可出卖的了,早知道就从了那个什么Ken阁下,至少还能知道卖给谁了。

想到这儿他听到了门响。

Ming绝对没有想到自己进来意味着什么,他是明月国的王子,主动请缨来卧底视察落日国,却在大街上被人非礼,他不想惹事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逃跑,正好旁边有门开着就进来随手关上门。房间另外一个人的声音突然响起,虽然不大却下了他一跳。年轻男子轻轻的说,“两个全麦面包!”

“啥?”Ming愣住了。

“你有两个全麦面包吗?”那人又问他。

“有!”王子想不会就为了勒索我俩面包吧!

“那你放桌子上,再过来吧!”

Ming鬼使神差的乖乖的从背包里掏出来放桌子上,然后就往更黑一点的地方摸索着过去。突然他的手腕被人抓住了,拉近了一点就闻到一股香气,让人浑身发热血脉膨胀,他尝试着推开与他纠缠的人,手指却碰到了对方柔滑的肌肤,那人又小声的说,“还是你来吧!我是第一次,不太懂。”

Ming刚想开口问又憋了回去,他怕说错话暴露了自己,于是他脑子里转了几转,开口说,“凭什么我来,面包都给你了!”

那人抓他的手紧了紧,“哦,对不起!”

Kit从床上站起来,黑暗中他看不清那人的长相,只感觉比自己高许多,他哆哆嗦嗦的去解对方的衣服和裤子,干脆利索的抓住了Ming的命根子,毫不犹豫的放进了嘴里。

混合着催情的香,理智在那一刻坍塌。

Ming在凌晨起床时,就着窗外微亮的光才看清那人的长相,白白净净的长得倒是不难看,他穿好了衣服,犹豫了一会儿把包里所有剩下的食物都给对方倒在了桌子上。又去炉子旁找了块煤灰往脸上涂了涂,再后背一弯他想这下没人再调戏自己了吧。

等到他溜到了大街上才发现人还不少,三三两两的心满意足的从一排排屋子里出来,他又回头看了看昨晚他留宿的那一间,门口挂着一样的石楠花……

  

评论(17)

热度(5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