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天涯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龙儿 (十九)

三龙再睁眼时,还是在他的床上,旁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,转过头就看到明宽背对他坐在床边穿衣裳,不同于他醒来的每个清晨。

所以他是活着还是死了,或者是被困住了,成了灵魂在人间游荡。可是脖颈处还在疼着,他试着张了张口,清了清嗓子,他看见明宽转身脸上的表情有点复杂,“你醒了,等我给你倒杯水。”

这一定不是真的,三龙望着他的背影。明宽真的走到桌边给他到了杯水,自己还先尝了口试了试温度,然后回来扶他起来喂给他喝。三龙从未感觉水也是如此甘甜,最后明宽用手指摸了摸他的唇边。“还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

三龙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,生怕这人突然就消失了,不管生死也好梦境也罢,贪恋的不过是这短暂的温存罢了……

明宽放下杯子回到床边开了口,“这么想不开?是因为神歌要走了?”

一句话瞬间把人打回了现实,三龙扭过脸看向房梁。

“放心吧,三龙,你不会有事的。”明宽轻声说着,“我们还要跟着这神歌公子去京城瞧瞧呢。”

剩下的几日,明宽又开始在三龙屋里待着,查看信函审着帐本。小种子每天过来送饭还有药,无色的药膏涂上去清清凉凉,三龙脖子上的勒痕渐渐变成了浅浅一道粉色的印子。

其实三龙醒来的当天就下了床,明宽不让他出去,他就老老实实的在窗边坐着,话也不说。

他能看见那只垂耳兔蹦达着进来,看见明宽迎出去满面笑容的讨好着刘苏。他也看见了神歌,看见明宽把他拦在院门口。

有几个晚上明宽也会与他缠绵,他无法控制住身体的迎合,即便是心已死伤还在……

直到再次闻到青草的芳香,三龙才感觉自己是活过来了。前夜刚下了场小雨,早晨就显得特别的清爽,他被带着上了马车,没去理会旁边神歌关心的目光。三龙没有进去,坐在马车外看着车夫赶着马。神歌也翻身跨上了匹黑色的马,慢悠悠得与马车同步,他面朝前方像是自言自语,他说,“京城虽比不上这里的雅致,多的是豪迈和粗犷,可能初到时会有所不适,你愿不愿意在哪儿住下?不会太久,今年秋试后神歌就带你回来,好不好?”



评论(19)

热度(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