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天涯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龙儿 (十七)

已是初夏,无风的晚上热的不想上床,三龙搬着小凳坐在院子里看星星。

都是同一片苍穹下的人各有不同,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像他这样的人又怎么配做神歌的朋友?那些公子们饮酒作乐,吟诗作赋,不懂人间疾苦,不解生活所迫。他托着腮歪头看向小花的方向,自言自语的说到,明日我再去讨点种子,待到明年与你为伴……

有脚步声由远及近,三龙抬头,明宽映着星辰走进来,“怎么?在等谁来?”

许久不曾临幸的地方有些干涩,三龙忍着疼含着泪承受着这强行的入侵。他不知道这般楚楚可怜的模样,只会让野性越发的膨胀,明宽加速了身体的动作,用舌尖卷走了他眼角滑落的泪水,咬住了他的双唇强行撬开了齿间,将呻吟和呜咽堵在了口中……

三龙不记得自己释放了几次,最后平静下来后只剩下疲惫,他迷迷糊糊的听到明宽在他身边讲,“这些个官宦子弟,满脑子仁义道德,迂腐守旧,涉世未深还故作老成,还不是靠着家里人才可以这么自持清高。”感觉到他起身的动作,三龙无意抓住了他的胳膊,“不要走~”他听见他自己说……

明宽的动作停了一下,还是躺了回去把人搂入怀里。

日上三竿三龙才醒来,枕边的人不知什么时候离开的,只剩下一屋的寂寥。

小种子是在傍晚才来的,说是有宴席少爷请他过去。三龙简单收拾了收拾,穿得比平时好些,小种子带他走了几步,回头轻声说到,“三龙公子,少爷请的是知府刘大人。”

三龙不明所以的点点头,小种子张了张口最后叹了口气,继续往前走。

主桌上坐着的是个白白胖胖笑眯眯的男人,看到他时笑得更开心了,一旁的神歌脸色不太好看。三龙施了个礼,明宽招手,“三龙,来,刘大人的酒杯还等着人给添酒呢。”

“三龙,龙儿?这名字好,人生的也好。”那大人乐呵呵的,脸上的横肉都抖了几抖。

神歌的脸色骤然拉了下来,瞪着明宽,
“明少爷府上的公子个个都是风姿非凡。”刘大人接过三龙递过的酒,顺便摸了摸他的手,三龙只觉得恶心,就连坐在明宽身边的刘苏都别过了脸。

明宽接下来说的话更是让席上的几人睁大了眼,“若是刘大人不嫌弃,就让三龙今晚陪您回府伺候上几日也未尝不可……”







评论(30)

热度(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