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天涯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龙儿 (十六)

三龙终于见到了那只传说中的兔子,只见它莽莽撞撞的跑过来,白毛垂耳甚是可爱,不远处传来清亮的声音唤它,“端午。”

三龙刚把它提溜起来,抱在怀里摸了几下,一身白衣的主人就进了院,有些局促的说着,“这小兔皮的很,打扰到你了吧。”

三龙看着他伸出手,只好把兔子还于他,“它很~好看!”

刘苏这才抬眼打量了一下三龙,“你若喜欢,可以去我那里找它玩。”

三龙还未来的及开口,院子里又走进一人站在眼前,把头顶的太阳挡的死死的,语气里却是满满的欢喜与惊讶,“三龙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不明所以的刘苏眼神在他俩之间流转,就听见三龙说到,“神歌公子,三龙~暂住在这儿。”

“我回去找你,伯父和大哥都跟我讲你不在家,也不跟我说你去哪儿了,这有什么好保密的?”

三龙垂首不语,刘苏这时拽了拽神歌,“神歌公子不是约了客人吗?”

神歌点点头,“那三龙我晚点来找你,你可别再不见了。”

三龙心想我还能去哪里?无非是笼中鸟罢了……

院子一角不知道什么时候长出了一朵野花,被风吹着来回摇曳。三龙心头涌上一阵温暖,他蹲在旁边看着,还是你好,不用刻意浇灌也生的如此鲜艳……

神歌正如他说在傍晚时来的,没了平常的大大咧咧,说话也吞吞吐吐,那么大个如今扭扭捏捏的不成样子,

三龙疑惑,“神歌公子,有事?”

神歌哼唧了半天才开口,目光灼灼,嘴里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堆,“三龙,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?是不是被逼的?你欠他家的钱?还是他欺负了你?你跟我说,我给你讨个公道~”

三龙愣了一会儿,继而才反应过来,他平平静静的看着对方,“没有苦衷,也没有胁迫,你也不用为我辩驳。”

“那是为什么?”神歌趁他迈腿之前挡在他身前,

三龙叹了口气,“没有为什么,三龙吃不了苦做不了农活儿,总得养活自己吧。”

“不是的,三龙,你不是这样的~”

“那我该是什么样子?”他问他,又感觉不妥的说到,“何况那也是三龙自己的事情,与公子无关,请您好自为之。”

“不是~我其实~其实……”

“神歌公子,怎么屈尊到了我家后院?”正在此时明宽不急不慢的走进来。

那人脸上的表情变了变,“哦,还请明少爷见谅,神歌不知原来三龙兄弟是住在这里的。”

明宽寒暄的笑笑,“哦,不是明宽刻意隐瞒,我想神歌公子应该能理解。”

“神歌不理解!”

被他这么一说,明宽的脸上也挂不大住了,“这是明宽的家事,也无需过多的解释。”

一时气氛有点尴尬,最后还是三龙开了口,“两位公子,三龙告辞要去用膳了。”

神歌抓了他一下没抓住,想要喊出的名字被卡在了嗓子里,

“神歌公子,我们也该入席了。”明宽的语气缓了下来。

神歌也没好再说什么,心里忿忿的脸上还得装着笑,“明宽少爷,是神歌逾越了。”











评论(12)

热度(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