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天涯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龙儿(十五)

(最近好像有点凄凉……需要抱抱)

三龙看着明宽,用眼神细细的描绘着他脸上的轮廓,那排山倒海般的想念快要把人淹没,可是没人在乎他的那点心思。

明宽从他身边走过,迎向对面的神歌,三龙舍不得移开目光,转过身追随他的背影。只见神歌也回了个礼,“传闻明宽少爷人中龙凤,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!”他边说边看了眼三龙。

“神歌公子,在下已经准备好了客房茶点,不如到府上一叙。”

神歌点点头,“客气了,我先跟三龙兄弟道个别,叨扰了几日麻烦这位小兄弟了!”

明宽笑了笑,“马车停在巷口,明宽便在那里等候。”却是再没看三龙一眼。

神歌清了清嗓子,走到三龙身边,“我得走了,我还可不可以再来找你?”

“三龙也不是经常在的。”

“你要去哪儿?”

“公子还是莫要问了,三龙说过萍水相逢而已。”

神歌抓了抓头发,“不行,不行,我还……”

“衣裳已经还你了。”三龙转身进院关门,“你我两不相欠!”

……

三龙是傍晚回的明家,才两日的光景,院子里已经变得乱糟糟的,好不容易发出的嫩芽都被连根刨了出来,他看着这一地的狼藉突然委屈的想哭。三龙擦了擦眼睛,收拾干净,本想去再要点种子,后来想了想又算了,既然配不上这几许的颜色,就不再祸害这些花草。

过了一日三龙才知道,明宽端午给刘苏买了只长毛的兔子,满府的乱蹿捣乱。青儿姑娘说要不是看上去赏心悦目,真心想剁了它炖肉吃。

青儿姑娘近几日很忙,跟三龙说府上来了位贵客,是个京城大官家的翩翩公子。咱家的少爷吩咐下来,定要好生的伺候。你看这位公子生在京城,什么样的新鲜玩意没见过,可苦了我们这些下人,每天为了这一日三餐愁坏了脑子。

三龙想那人怕就是神歌,可是也没那么挑嘴,粗茶淡饭一样吃得狼吞虎咽,还没有咱家的少爷讲究。他不禁想象着要是明宽去他家呆上天,还不定怎么别扭呢?可是那也是万万不可能发生的……

我钟意的人呀,我想带着你走一遍我走过的路,喝一口路过的河水,给你讲幼时爬过的树和摔过的跟头,然后带着你回家,介绍给我的家人,跟他们说这就是我想要过一辈子的人……


评论(11)

热度(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