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天涯

难得喜欢就久一点

沙雕脑洞 续写(明宽和天龙,完)

最近太子宽上朝的时候总黑着脸,连他的父皇都察觉到了他的不快,所以早朝后就被单独留下来谈话。

“宽儿,可是有什么事?”
“父皇,儿臣一切安好,只是最近身体抱恙,脸色可能不太好。”
“哦?要不要请太医给你瞧瞧?”
“禀父皇,也不是什么大病,可能天气燥有些上火!”
皇上摆了摆手,“南方刚进了些果子,给你送些,最近就好生修养吧!”

太子宽谢了赏,咬着牙出了宫。说出来都丢人,他亲自包养的小白脸跑了,留下封书函说是承蒙厚爱,不胜腰力,怕自己精尽人亡,让他另觅佳人。这等事也不好太声张,太子宽只得找了几个亲信去打听。三龙这个名字是真,但可不像那人说的上有老下有小,就是光棍一个,家当一个包袱就能装下,街坊邻居也不知道跑去了哪里。

得知他病了,就有些官员前来探望,他也不好总不在家,这欺君之罪可担当不起,所以他还真是老老实实在府里休了半个月。最后实在是受不了天天装病,老老实实又去上朝议事了,正好趁机上报体桖民情,请缨微服私访,谁知道皇上大臣们一起把他指到了江南。

风景如画,柳如烟。

这一路下来,太子宽心情算不上大好,但是也不差,总感觉缺了点啥。如今太平盛世,百姓安乐,同京城一样繁华,不过民风好像更开放了些,烟花之地不少,还有男风……

太子宽鬼使神差的就去了最大的那家南风馆,进门才发现更像是个茶楼,不过端茶倒水的个个都是长相清秀的男子。出门在外他也不亏待自己,就点了馆里的头牌,伺候的人一看大手笔不敢怠慢,说是客官您稍等找管事的来招呼您。

锦缎长袍宽腰封,更衬得人腰细,好在还知道保护自己,不知用什么贴了个红色胎记在脸上,即便这样在太子宽眼里也是妖艳。不错,此人正是逃跑的三龙,想想也不奇怪他会以此谋生。太子宽心里有些庆幸,之前未曾让他见过真颜,要不现在还不得再跑一次?

三龙掐着嗓子,音高了好几个调,“这位客官,听说点了我们的如意公子。”

太子宽点头微笑。

三龙皱了皱眉,只觉得这唇红齿白的有点熟悉,“如意正在沐浴更衣,小的先来问问客官有什么爱好规矩?”

太子宽没说话掏出几锭金子,果然那人脸上笑开了花,“哎吆,您这么大方,什么爱好规矩的都满足您?”伸出去的手立马被抓住,一使劲就被对方揽在了怀里。

“不是,客官,您误会了!我不是如意,您看我这么丑,怎么……”

正说着红色胎记被太子宽撕了去,露出了底下白皙的皮肤,还有让人沉醉的酒窝。太子宽探出舌尖舔了舔他的耳垂,“没误会,这些金子就买你!”

面貌没见过,但是这流氓的声音不会记错。
“你?怎么到哪儿哪儿都有你?”

太子宽抚摸着这手下的腰线,“最近这腰力恢复得如何?我得检验检验~”

衣服被解开了一大半,太子宽烦躁的心情终于被缓解,他像是迫不及的享受美味般,舔了舔嘴唇,“还有,你说的~什么爱好规矩都满足的……”

次日,三龙被太子宽亲自并且私自押送回京,真的是“压”回去的……







评论(18)

热度(51)

  1. 2Moons文站何处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